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魔快】江古田人质交换事件

全文字数11967

 

0

“中森警官,此番被抓是我技不如人,在下愿赌服输。但是这荒郊野岭的可不像是要把我送进监狱的样子,能否请您告诉我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次的预告函是我发的,目的就是为了引你出来。我很抱歉,怪盗基德,对方绑架了我的女儿,威胁我只有把你交给他才能保证青子的安全。”

“所以你就设下圈套抓住我,再拿我去绑匪手里交换人质?日本警方这种一命换一命的做法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这是我个人的行为,与警方无关。我不会奢求你的原谅,但也请你理解作为一位父亲想救出自己女儿的决心。”

 

 

1

搜查二科前段时间刚刚结了一件大案。

中森银三带人沿着怪盗基德的行动路线展开追捕行动,却在途中无意闯进了小巷里一间废弃已久的仓库,发现了大量伪造的艺术品,甚至有相当一部分正在市面上流通。在后续调查中警方挖出了整整一条艺术品造假售假的产业链,逮捕的组织头目是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他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却坚称自己的妻儿均对此事毫不知情。警方通过随后的仔细盘问认定嫌犯的妻子一直在协助犯罪,将夫妻二人一并移交了司法机关。

 

中森宅里中森银三正百无聊赖地坐在饭桌边等着青子回家吃饭。时针早就指过了晚饭的时间,整整一桌子的菜也已经热过了两遍,他一边嘟囔着女儿大了真是不中留了一边给快斗去了电话,却被告知今天并没有见过青子。

“青子没和你这臭小子在一起?她出门的时候明明说自己约会去了……”

“咳、什么,”快斗怀疑自己听错了,“约、约会?!等等中森伯父你说清楚啊……喂?喂?”

黑羽快斗手脚麻利地掏出了之前放在中森银三身上窃听器的接收端,在心里默念他才不是介意青子和谁约个什么鬼的会,只是最近有一阵子没出手了,要为下次行动搜集警方的情报而已。打开接收器后里面立马有声音传出,快斗聚精会神地听了起来。这声音是中森伯父从椅子上站起来,嗯他推开了门……打开信箱拿出了一封信?关门,坐下,拆开了信……

 

“敬爱的中森警官,听说最近您在警局立了大功呢,踩在他人冤魂之上建立功勋是不是很值得您骄傲呢?

中森青子小姐正在我这里做客,如果您还想她平安无事的话,就把怪盗基德抓来吧。用一个罪犯来换回您女儿,这笔交易应该很划算。为了防止这位狡猾的小偷在您交给我的时候使出什么逃跑的手段,请记得善用您的手铐和配枪哦。反正在您这些英明神武的警察看来,犯下罪行之人皆罪无可赦,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吧。

如果三天后我没有在以下地点如约见到您和怪盗基德的话,我恐怕您日后便只能见到中森青子的尸体了。希望您不会让我失望。”

 

中森银三读到中间声音就越发低沉,到最后甚至有些发抖读不成完整的句子了。黑羽快斗听到“砰”的一声拳头砸在桌子上的剧烈响动,随后就是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逐渐蔓延开来,期间还夹杂着明显压抑着的粗重喘息声……他终于不忍再听下去关上了窃听器。

黑羽快斗闭着眼做了几次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瞬间无数想法掠过脑海。

对方虽然绑架的是青子,但真正的目标却是自己;需要通过中森伯父来找他,说明不是他一直追查的那个和潘多拉有关的组织;为了找他甚至不介意和警方扯上关系,胆敢绑架警察家属,对方不是丧心病狂,就是应该和伯父也有些仇怨……不,从信中的措辞看来,怨恨的大概是伯父警察的身份。但是那句“踩在他人冤魂之上建立功勋”又该怎么解释?

 

思维陷入僵局,黑羽快斗烦躁地抓抓头发,打开电脑利落地黑进了警视厅的系统。伯父立了功的就是最近那个艺术品伪造案了,因为之前准备行动搜查地形时无意间撞破了仓库的秘密,当时的逃跑路线确实是他故意引着警方经过那间仓库的,既能趁机把线索交给警方,又能引走他们的注意力方便自己逃跑,简直一举两得。听说事后牵扯出一桩很大的案子……等等这是什么?

他黑进了一份写着“机密”的相关档案,屏幕上清楚地映出了触目惊心的一行字“此案犯罪组织头目黑泽夫妇入狱三天后即畏罪自杀,当局考虑到可能引发的社会影响,决定将此事予以封存。”

 

黑羽快斗顺藤摸瓜查出那对夫妻还有一个十六岁还正在上学的儿子黑泽治的时候,心中的猜想渐渐成型。他望着屏幕对着那张属于少年人青涩脸庞的照片愣了好一会儿,甩甩脑袋让自己回过神。案情背后冤屈与否尚且不论,毫无疑问这已经构成了一场性质恶劣的绑架案,当务之急是要救出青子确保她的安全。

 

 

2

距离拿到那封信已经过去将近一天,在无法得知青子安危的情况下,中森银三心焦得一夜头发白了好多根。

但他依然对此事束手无策。且不说最近怪盗基德根本没有发过预告函,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偷有多棘手自己再清楚不过,就算基德正好在这几天内有所行动,不论怎样详尽的抓捕计划,他又如何能确保自己一定能抓到人?

——除非暗中调派狙击手把他从空中一枪打下来。

而且,就算真的能够抓住怪盗基德,他也做不到拿基德作为人质去交换青子。这不仅有违他身为警察的职业道德,甚至有违他为人处世的底线。

任何罪犯也都是有人权的,何况一次次交手下来,他知道怪盗基德根本就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罪犯,虽然中森银三不愿意承认,但基德在行动中无数次对他人毫不犹豫出手相救的行为,是盗窃罪行也掩盖不了的善良本性正熠熠生辉。

 

中森银三坐在警局的办公室里颓唐地用手撑住额头,拼命想从烦乱的思绪中找出一丝解决办法来。既然对基德那边毫无办法,他就干脆让自己把这件事当做一起普通的绑架案来处理,到时候调派足够的警力埋伏在周围,抓住了绑匪再问出青子的下落。

就在这时,一张锋利的卡片突然从门缝中射了进来,他快步走过去捡起,上面正写着怪盗基德的行动预告,右下角的Q版基德头像一如既往笑得张扬无畏,他却头一次看到这个笑脸就想感谢上苍!

不管怎样,既然基德这时候撞上来,先抓住再说。中森银三打定主意,强迫自己不去想青子现在可能遭受的情况,拿出前所未有的精力投入到制定抓捕计划中去。

 

不多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刚要吼出一声“没空”,就听到一个不属于他下属警员的陌生声音在门外响起:“中森警官,我有重要情况要向您汇报。”

“……”压下心底升起的一丝异样的感觉,中森银三重新开口,“进来。”

来人一身休闲装,一顶鸭舌帽微微下压遮住了眼睛,进门的瞬间不着痕迹地落了锁,走到他办公桌前站定后抬头露出一张同样毫无记忆的脸,然而甫一开口的清亮声线却是欠揍的熟悉:“中森警官,您刚刚是不是收到了我的预告函?”

 

“怪——”震惊的声音卡到半截,中森银三怒瞪着刚才胆敢探身过来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捂住自己嘴的人。

黑羽快斗在对方怒火烧过来之前迅速抽身后退,食指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您别这么激动嘛,我今天来可真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同您单独商量的。”

中森银三虽然不忿,但依然下意识就配合着压低了声音,“哼,你狂妄过头了怪盗基德。这里可是警视厅,就算你能胆敢成功潜入进来,现在既然在我面前暴露了身份,你以为自己还能全身而退吗?”

“我既然敢冒着后半辈子吃牢饭的风险进来,自然是有着足够的资本相信您暂时不会抓我。”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给了你这种盲目到可笑的自信。”

 

“那就是——”黑羽快斗缓缓收敛了笑意,目光严肃地盯着中森银三,“我可以向您保证,一定会救出您的女儿中森青子。”

“……”中森银三愣住了,“你怎么会知道青子的事?”

“我怎么知道的您不用管,”黑羽快斗轻描淡写地想带过这个话题,“只要您知道,我现在就是来找您商量合作对策的就行了。”

“你在我身上安了窃听器,”中森银三转眼就反应过来,狠狠地剜了黑羽快斗一眼,然而他现在确实没心思在意这个,“你为什么肯帮我?”

“很显然对方的最终目标是我,劫持青子小姐也只是为了作为刺激您抓住我的动力。”黑羽快斗正色道,“既然您和您女儿都是受了我的牵连被卷进这场祸事,我理应为此事负责。”

“那你想怎么做?难道你真愿意按照信上所说,戴着手铐被我用枪指着带过去交给他,把青子换回来?”

黑羽快斗反问:“为什么不可以?”

 

基德毫不犹豫的回答令中森银三不禁心下动容。

作为那起案件的负责人之一,他在收到信的不久就查出了这次绑架很可能是那对在监狱中双双自杀的黑泽夫妇的儿子针对怪盗基德的复仇。但那个案子根本就没有任何错判,每个证据链都是他亲自证实过的,只能说他们把黑泽治保护得实在太好,天真到证据确凿都不肯相信平日里那么好的父母原来犯下过严重的罪行。如果这真是一场复仇,那对于怪盗基德来说,也根本就是一场无妄之灾。

换句话说,他原本完全可以对此事坐视不理,只要不自行现身,根本没有人能够找得到向来神出鬼没的怪盗基德。但是现在,他却冒着暴露身份、被抓进监狱、甚至有可能被杀的风险出现在了他面前,而且一句话就把责任全部揽到了自己身上……

 

虽然感情上很想直接答应,但理智上中森银三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道,“你要知道你和青子不一样,至少青子应该暂时是安全的。但既然对方把你视作他的最终目标,他很有可能当场就对你下手……”

“我明白。”独属于怪盗基德的凛冽气息在黑羽快斗周身散开,“但我可是无所不能的怪盗基德,区区手铐还奈何不了我。况且,要是真到了那种地步,中森警官您难道会见死不救吗?”

“你既然愿意出手相助小女,我当然会拼尽全力保护你。但现场情况瞬息万变,我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那好吧,”黑羽快斗突然摆摆手转身就要走,“既然这么危险,那我还是不干了。”

“什么?”中森银三被这突如其来的转折震惊得目瞪口呆,“不不不等等基德,请你……”后面的话在看到基德回身扬起的诙谐表情之后瞬间收了回去。

基德是在用这种方式缓和紧张的气氛,驱散他的纠结与不安,告诉他如果这是救青子唯一的方法,那就不必为难,也不必担心他会因此遇到危险——因为青子本就是受他所累,这是他的责任。

只是,中森银三动容之余犹在回想,刚才那个一闪而过盛满明亮笑意的眼神,似乎他曾经在哪儿见过?

 

 

3

“正如大家所见,怪盗基德此次发出的预告函似乎颇有些古怪。放弃以往令人费解的谜题形式,直接点明行动的时间和地点,却没有指明行动目标——这是怪盗基德对警方抓捕方案的故布疑阵吗?怪盗基德今晚究竟又会献上怎样精彩的魔术表演呢,读卖新闻将为您全程报道,让我们拭目以待!”

 

……

 

“很遗憾这次我们的摄像头只捕捉到了怪盗基德的白色滑翔翼在夜空中飞掠而过的踪影,其本人行踪依然成迷,而且也并未传来有任何宝石失窃的消息。难道这次行动只是怪盗基德针对警方的一次挑衅?”

 

子时。市立博物馆。

鼎沸的人声三三两两散去,周围的街道重归寂静,身后的披风在天台呼啸而过的狂风中猎猎作响,白色的身影毫无违和地融入了如墨的夜色当中。对于月光下的魔术师来说,夜晚原本就是他的舞台。

黑羽快斗听到身后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并没有回过身,只低头掩去担忧的神色,换上属于怪盗基德的清冷声线:“可惜我实在没心思准备什么魔术秀了,真该对期待表演的观众们说声抱歉。”

“你这次的预告函,未免反常得太过刻意了吧。”

“我就是要让黑泽治以为这封预告函是您为了诱捕我而故意设下的圈套,不然您前脚刚收到信,后脚我就有所行动,这种巧合才更会惹人怀疑。”

“虽然感谢你的细心,不过,”中森银三眯了眯眼睛:“我是为了逮捕罪犯而这么不择手段的人吗?”

“我可没这么说您,”黑羽快斗眨眨眼,“只要对方这么认为就行了。”

 

“哼。”中森银三从警服里掏出一副早有准备的手铐,以一副蓄谋已久的架势一步步朝他逼近。银白的金属光泽在夜色下明晃晃地闪进黑羽快斗眼睛里,配上警部脸上意味不明的神情,让他不禁一阵心悸。下意识动了动喉咙,硬生生被逼退了一步,后背直接撞上了天台的栏杆,硌得他龇牙咧嘴。

黑羽快斗眼睁睁地瞪着中森警官停在他一步之遥的距离,仿佛演练了无数遍一样抓起他的双手就迅捷无比地铐在了一起。

“你被捕了,怪盗基德。”

“咔嚓”一声脆响在一片静谧中显得格外刺耳,手腕上冰冷的金属触感让他瞬间回神,终于忍不住开口抱怨。

“喂!虽然我说了要陪你演戏,但你也没必要这么早把我铐上吧警部,纯粹是在泄私愤吧你!”

 

中森银三心下一阵好笑。虽然怪盗基德现在看上去颇为忿忿不平的样子,但刚才自己抓起他手的时候分明没有感觉到丝毫抵抗,甚至在他铐上他右手后还有些主动地把左手伸了过来。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怪盗基德在他面前作出一副“虽然我很不服气,但既然答应了帮忙就任凭处置”的乖巧顺从模样,再回想起自己从前抓捕这人时遭受过的堪称相当惨烈的挫折,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简直让他心情大为舒畅,连因青子安危未知带来的阴郁心情都跟着消散了几分。

 

车就停靠在路边,中森银三拽着黑羽快斗朝楼下走去,“尽快熟悉一下这种感觉对你有好处。”

黑羽快斗自从被铐上情绪就有一丝不稳,闻言更是直接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要熟悉这种感觉啊?这次只是意外情况,你以后不会再有抓住我的机会了。”

“我是指尽快熟悉一下这种行动受限的感觉,想好脱身的对策和时机,待会儿交换人质之后你在对方手里的安全就会多一分保证——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黑羽快斗噎了一下,偏过头小声咕哝,“幸好这幅样子没人看见,不然不出明早怪盗基德被抓的消息就会传遍整个日本,我的一世英名可就毁于一旦了。”

中森银三扬了扬眉,“你就不怕我事后假戏真做,真把你扔进监狱?”

黑羽快斗此时终于重新找回了自己引以为傲的扑克脸,神色淡淡道,“此事因我而起,因此我们的合作关系就到救出青子小姐为止。在那之后,就算你打算对我采取什么行动,也不过是身为警察的职责所在,我无从置喙。”随后话锋一转,眼神越发锐利,“至于你能不能抓得到我,那可就各凭本事了。”

 

 

4

车缓缓驶进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在路边停了下来。目的地正是牵出那件艺术品伪造案的仓库,也是这一连串事件开始的地方。黑羽快斗踩过被撕烂扔在地上的警戒线,被冰冷的枪口指着后腰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就算明知只是做做样子,还是忍不住压低了声音朝身后的人提醒,“中森警部,还您请务必小心些,千万不要走火了。”

中森银三身为警视厅刑事部搜查二科智能犯搜查系警部,被任命的一直是高智商犯罪的案件,其优秀的办案能力也一向十分可靠——涉及到怪盗基德的案子一律除外。此时二人马上快要走到威胁信中的约定地点,他的声音也愈发沉稳下来,“放心,我心里有数。”

 

周围一片死寂,只有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闻。黑羽快斗凝神细察,向一边轻轻扭了扭被铐住的手,伸出食指在腿边悄无声息地敲出一串摩斯密码。

‘左前方有人’

 

得到确切回应后,黑羽快斗突然扬声发问:“中森警官,此番被抓是我技不如人,在下愿赌服输。但是这荒郊野岭的可不像是要把我送进监狱的样子,能否请您告诉我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

中森银三顿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这次的预告函是我发的,目的就是为了引你出来。我很抱歉,怪盗基德,对方绑架了我的女儿,威胁我只有把你交给他才能保证青子的安全。”

黑羽快斗作势挣动了一下,身后指着自己的手枪配合得往前顶了顶示意他不要乱动,正好把手腕上的手铐和指着他的枪口暴露在隐藏在暗中的那道视线里。他想以此让对方降低戒心,主动从暗中走出来。

黑羽快斗语带讥诮:“所以你就设下圈套抓住我,再拿我去绑匪手里交换人质?日本警方这种一命换一命的做法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啊。” 

中森银三对于嘲讽无动于衷:“这是我个人的行为,与警方无关。我不会奢求你的原谅,但也请你理解作为一位父亲想救出自己女儿的决心。”

 

“啪——啪——啪——”一阵掌声突兀地响起,一个身影渐渐从阴影里显现出来,清冷的月光映衬在黑泽治尚显稚嫩的脸上,却是一副充满怨恨与阴鸷的神情,“真是一出好戏。只要稍微给点动力,就算是国际大盗怪盗基德也能被设计到如此下场,该说不愧是中森警部吗。”

“废话少说,不是说要交换人质吗,我女儿在哪儿?”

黑泽治又重新隐入黑暗之中,不多时从仓库里推了一辆轮椅出来,中森青子双手双脚都紧紧地被绑在轮椅上,嘴也被胶带封住。此时重新见到父亲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她开始拼命挣扎,徒劳地想摆脱身上的束缚,余光里却突然有什么东西泛着冰冷的光泽一闪而过,紧接着颈部一凉,锐利的刀锋贴近肌肤的感觉令她忍不住战栗起来,瞬间不敢再轻举妄动。

 

中森青子发誓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父亲脸上看到这么惊慌失措的表情,声音中毫不掩饰的怒气冲着自己身后扑面而来,“你要对青子做什么?!怪盗基德我已经如约给你带过来了,立刻放开她!”

 

就在说话的同时,黑羽快斗被猛地往前推搡了一下,由于双手受制无法保持平衡,他踉跄了两步才勉强稳住身形。在对青子满心的紧张与担忧中分出一丝心神犹在恍惚——刚才中森伯父的语气和动作,让他不禁在想之前和平地商量对策都是错觉,一时间还以为自己真是被抓来和绑匪以命换命的……

不过这种想法没能持续几秒。对于中森伯父来说,他原本就是以怪盗基德的身份自愿前来救人的,在这种紧急情况下,伯父想让他赶紧过去换回青子的安全可以说是一时情急之下的必然选择。更何况亲疏有别,亲生女儿和一个罪犯的安危孰轻孰重自不必说。想到这里,黑羽快斗随即也就释然了。

他抬头对上青子惊惧的双眼,定定的望着对方,柔和的眼神中满是安慰与鼓励。待到青子似乎从他的安抚中恢复了几分镇定,他移开眼睛,缓慢而坚定地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既然你要复仇的对象是我,现在可以放开你手中的这位小姐了吧。”

“哦?不愧是八卦小报中无数人梦中情人的怪盗基德啊,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是怜香惜玉到连命都可以不要了?”黑泽治仿佛被挑起了一丝兴趣,手中锋利的刀尖却并没有移开半分,“但就这样直接换人也太过无聊了,不如我们来玩点有意思的游戏如何?”

黑羽快斗闻言停了步子,恰好站在中森银三与黑泽治中间的位置。

中森银三几次深呼吸后勉强抑制住自己想要直接把枪口对准他的冲动,“你到底想怎么样?”

 

“既然你们都知道我是来复仇的,那我不如直说了,其实今天我就是想拉上害死我父母的凶手为他们陪葬。但是我不贪心,一个人就够了。至于这个陪葬的人选是中森警官还是怪盗基德,就由你来决定好不好啊?”

他看向又重新开始挣扎的中森青子,女孩正拼命摇着头把自己憋到脸颊通红。他撕开青子嘴上的胶带看着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复又说道,“如果选你父亲呢,等他自杀之后就会立刻放了你;如果选怪盗基德,那就要劳烦中森警官亲自动手处决了,也算是给这一场多年的猫鼠游戏做个了结?”

“其实答案应该还挺显而易见的。”黑泽治眼中闪过复仇的快意,“我倒是真的非常感兴趣,看看你们这些仗着那些所谓的条条框框就自命不凡擅定他人生死的警察,如果成为了自己口中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手上沾满了罪恶的鲜血后,究竟会如何自处!”

 

中森银三终于忍无可忍,跨前一步直接将枪口稳稳地指向了黑泽治的方向:“异想天开也要有个限度。你真以为我会就这样任你摆布吗?”

“为什么不呢?就算你现在冲我开枪,也来不及救下她。”握着小刀的手登时发力,锋利的刀尖瞬间刺破白皙的脖颈,鲜艳的血珠从不断溢出,中森青子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紧紧地闭上了眼睛。“现在,你依然认为自己不会任我摆布吗,中森警官?”

“青子!”中森银三持枪的手不断颤抖着,最终脱力地垂了下来。他当然永远也不可能杀了怪盗基德——就算是为了救下青子的命——他根本不可能允许自己为一己之私杀了任何人。难道真的就没有任何办法能破开眼前这幅僵局了吗?

就在他濒临绝望的时候,他注意到站在他前方的基德避开对方的视线又微不可察地敲起摩斯密码来。

‘避开要害,伺机而动’

 

许是长久以来无数次行动中的交手让两人之间也培养出了什么默契,中森银三在读出基德传达的信息之后迅速理解了他的意思。虽然心情有些复杂,但此时局势也不容他多想,他心下稍定,缓缓抬起手将枪口重新指向前方的人。

中森青子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向自己的父亲,眼前的一幕让她觉得以往无比安心可靠的身影突然变得陌生得可怕,“爸爸你要做什么!之前佛像那次他还救过青子的!”

或许是被三番五次的挣扎惹恼了,黑泽治冷冷地开口:“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况且怪盗基德一直把你父亲耍得团团转,杀了他你该高兴才是。”

中森青子侧过头盯着这个正威胁着她生命的人,似乎刚才听到了什么不可理喻的可笑逻辑。“可是不管为了什么都不能杀人啊。虽然他确实经常害得我爸爸辛苦地工作到半夜,但就算青子再讨厌他,也应该把他抓起来交给法律去制裁,杀人这种行径是绝对不被允许的!”

 

黑泽治一声嗤笑,刚要分神继续反驳两句,就听到一声突兀的枪声划破夜空,撕裂了黑暗中的静谧表象。

 

怪盗基德应声倒地。

 

 

5

中森青子周身的空气都仿佛瞬间凝滞了,停留在爸爸真的杀了人的震惊中久久难以回神。她觉得自己眼前渐渐被氤氲得一片模糊,看不清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怪盗基德,看不清被触目惊心的血迹一圈圈蔓延染红的白色披风,看不清那最熟悉的身影举起的手中枪口正冒出的阵阵硝烟……

茫然中似乎有熟悉的说话声从远方传了过来,可是她现在的状态并听不太真切,只觉得这么冰冷狠厉至极的声音不应该属于自己最为亲近的父亲,“怪盗基德已经死了,这下你总该满意了吧——放开青子。”

 

然而本该达成复仇心愿的少年,此刻脸上的表情却并无一丝开心的表情,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害死父母的仇人,他的反应反而是和中森青子一样的茫然无措。黑泽治出神地推着绑住中森青子的轮椅停在了怪盗基德身前,慢慢低下身伸出手想确认基德是不是真的停止了呼吸,抵着青子脖颈的刀锋也随之被无意识地渐渐拿远……

 

就是此刻!

原本躺在地上装作“尸体”的黑羽快斗瞅准时机,突然右手翻动手腕狠狠甩出一张扑克牌,黑泽治只觉一阵劲风扑面而来,刀子被瞬间打飞,右手也被震得一阵脱力。他终于反应过来是这两个人合伙演戏把自己骗入了圈套里,急忙回身想捡回刀子,然而中森银三无需和怪盗基德交换眼神,身体几乎同时发力,大跨步冲上前去迅疾无比地就将拼命反抗的少年制服在地。

黑羽快斗没事人一样的拍拍衣服站起身,一把扯下堪堪还挂在自己左手上的手铐,随意地扔了过去,一边揉着被硌得有些发红的腕子一边看着那讨厌的玩意儿被铐在了黑泽治手上。

 

中森青子的眼前正雾蒙蒙一片,就被眼前突然扭转的局势惊得目瞪口呆。她收回自己卡在半道上的眼泪,尚来不及产生多少劫后余生的实感,怔怔地望向正单膝跪地俯身解开她手脚束缚的怪盗基德,“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只不过是为了顺势引开他的注意力,采取了一些小计策应对而已。”黑羽快斗手上动作不停,扬起脸给了青子一个安抚的笑容,青子只觉在这一刹那间漫天星光都仿佛映进了那双温柔地注视着她的双眼,带给她莫名熟悉的安心感。

“别怕,现在你已经安全了。”

中森青子却似乎一瞬间抓到了什么重点,急忙确认道,“那、也就是说爸爸他刚才不是想开枪杀了你,对不对?”

黑羽快斗余光瞥见中森伯父一脸“女儿大了居然连爸爸都不相信了”的失落表情,不禁暗自偷笑,“那是当然。感谢中森警官精准的枪法以及没有因私怨趁机对我下手太狠,”他无所谓地摆摆手,“一点贯穿伤罢了,不妨事。”

 

可是,他实打实地挨了一枪是真的,衣服上成片暗红的血迹也是真的,而且应该不是她的错觉,中森青子分明觉得眼前这人已经连站都站不太稳了……

“那就一定要这么冒险吗?不管怎样,这毕竟是枪伤啊!如果一开始爸爸或者你就把他的小刀打掉的话……”

“我身上这点小伤用不了几天就能养好,但是中森警官的枪法亦或是我发扑克牌的手法再准,也不能百分之百确保你的安全。这才是我一丁点都不敢冒的风险。”

然而这番回答却并没能让中森青子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神情消散半分。

黑羽快斗见状,给自己重新换上张扬无畏的扑克脸——或者以青子的话说——一副装模作样自以为是自大臭屁的脸。“不要担心,青子小姐。我可是有着不死之身的怪盗基德,无论多么艰难的险境,你要相信我总是能化险为夷的。”

果然,中森青子随即就鼓起脸颊,气呼呼地瞪向怪盗基德,“如果你指的险境也包括被爸爸抓住的话,那青子才不希望你化险为夷呢。”

 

见青子终于回过神来恢复了常态,黑羽快斗轻笑一声,右手扶上帽檐,想俯身行礼时不经意间扯到了伤口,痛得他眉头都皱作了一团。碍于伤势只得微微躬身,“青子小姐这般遭遇皆受我所累,在下心中十分过意不去。此番相救,还望能够得到你的原谅。”

中森银三将黑泽治扭送到车上,开口截断黑羽快斗自觉理所应当的道歉,“怪盗基德,这事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用不着把什么都揽在自己身上。真要说起来,是警方该感谢你提供的案件线索才对。”顿了一会儿,语气渐转低落,“这次青子会被人绑架,归根结底是我没有察觉到嫌犯子女的复仇意图,这是我作为一名警察的失职,没能保护好青子,更是我身为一个父亲的失格。”

 

中森青子急忙否认:“不是这样的,是青子自己太大意了,你是这世上最厉害的爸爸!”

黑羽快斗见不得在他面前一向意气风发、无论发生何事都不会被动摇决心、永远意志坚定的中森伯父露出如此黯然的表情,正色道:“青子小姐说得不错。如果您真像自己所说得那副模样,我也不会总是被您逼到走投无路了。”

中森银三虽然一直把逮捕怪盗基德作为人生目标,但对以往交手的结果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因此一时没敢确认这句来自对手的话究竟是安慰还是嘲讽。他满是怀疑地反问道:“你被我逼到走投无路?”

“是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您的抓捕计划确实相当棘手,几乎每次都令我的行动功亏一篑。”黑羽快斗撇了撇嘴,状似无奈地摇摇头,“真不是什么令人想要回想起来的愉快记忆呢。”

“那我原来怎么没看出来?”

黑羽快斗直接翻了个白眼:“难道您还指望我在您的面前把每次的狼狈都写在脸上吗?”

“哼。”中森银三明显被怪盗基德貌似难得一见的坦承取悦了,“那你现在就束手就擒如何。”

 

黑羽快斗手捂在腰腹伤处,雪白的手套早已被染得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他后退两步倚靠在墙上支撑住身体,又勉力喘了两口气方才重新开口道:“其实说实话中森警官,如果现在您真想抓我,以我现在的状态大概有九成可能都逃不掉。但我毕竟还有未竟之事……所以能否仅此一次,请您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高抬贵手对我网开一面?”

中森银三其实本就没想再有所行动了,但他也许只是莫名想知道对方会作何反应:“要是我拒绝呢?今天的事,你会后悔吗?”

黑羽快斗闻言只能苦笑着开口:“您也看到我现在这幅样子了,除了如您所言乖乖束手就擒,还能如何。”

偏过头看到青子在一旁神色十分纠结,似乎在为该不该求中森伯父放过他而欲言又止。他心下一阵安慰,目光定定地注视着青子,其中的深邃复杂以及异常的温柔都令她困惑不解。

黑羽快斗回答地依旧毫不犹豫,“至于后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哪怕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牢狱生活,在另一个人的生命危险面前也毫无可比性。”

 

中森青子移开眼神,怪盗基德身上中枪的位置似乎还在汩汩冒着血,恍惚中给她一种永远不会停止的错觉。她突然开口道:“你是不是一直都像现在这样,总是把自己的安危放在最后?”

青子突然的发问令黑羽快斗一时怔在了原地,再回过神后嘴角不自知地噙起明亮到耀眼的笑意,“自然不是。只是因为一些缘由我始终对一个人心怀歉疚,这就当是多做些好事,好给自己一些心理安慰吧。”

中森青子皱了皱眉,不赞同地说道:“逃避是没有用处的。”

“这不是逃避,只是暂时的无可奈何。等时机到了我会坦承的,也早就做好了面对一切的觉悟。”

 

“今日舍命相救小女的恩情我不会忘。”中森银三开口道,“我就不问什么要不要开车送你去医院或是回家之类的蠢问题了,但是你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有什么办法吗?”随后又补了一句,“不方便说的话可以不说。”

黑羽快斗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不由得松了口气,轻笑着说道:“不劳中森警官费心,我在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人接应了。虽然我救了您女儿一次,但同时您也放过了我一次,这就算是扯平了,我们互不相欠。”

 

中森青子虽然讨厌怪盗基德,但此时一码归一码,该有的感谢她自然会做。对怪盗基德深深鞠了一躬之后便打算随父亲离开,转过身看到被铐在车内的少年泪水爬过满脸,还混杂着愤怒、不甘、怨恨、痛苦和其他一些她不太理解的表情,让她难过得心跟着揪成一团,忍不住开口道:“爸爸,他会被判很久吗?如果作为受害人的我为他求情的话……是不是就能从轻发落了?”

中森银三偏头看着自己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有些惊讶却又在意料之中:“他可是绑架了你又差点威胁到了你的生命,你不恨他吗?”

中森青子若有所思,解释道:“其实这几天里他只是限制了我的行动,并没有对我怎么样。我主动搭话时会和我聊天,定外卖时还会问我想吃什么,看上去就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子。只是情绪有时会不稳,甚至崩溃过好几次,我还在半夜听到过他在睡梦中哭着喊爸爸妈妈,说他们不可能是坏人……大概在他眼里黑泽夫妇都是特别厉害特别值得崇拜的人吧,就像青子崇拜爸爸一样。而他甚至比青子还小一岁,在短短几天内先是经历了自幼时起一直以来的信仰的崩塌,后来甚至连承载着那份信仰的人都不在了……”

中森银三发动车子,“你的证词会让他减刑的,他的人生还那么长,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

 


6

黑羽快斗目送中森伯父带着青子和黑泽治驱车逐渐驶离这个地方,等到从视线中彻底消失的时候,终于支撑不住地靠着墙缓缓滑坐到地上。他摘下属于怪盗基德的白色礼帽,紧紧按住伤口的手微微痉挛,为了缓解疼痛把自己维持在一个半是蜷缩的姿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喃喃自语着寺井爷爷也该快到了。

 

不过,信仰的崩塌吗……

 

他该是对此最深有体会的人了吧,黑羽快斗心想。

不论是幼时父亲的意外离世也好,一年之前发现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也好,紧接着又被告知其实父亲是被人杀害的事实也好,他发现自己还真是在各种意义上都能够理解黑泽治的处境和心情。

只不过他已经下定决心披上罪恶的外衣,誓要追寻出父亲当年的真相。等到了结一切之后,如果能得到命运的眷顾被少判个几年,让他还能出狱后是人生为数不多的时间里成为一名可以和父亲比肩的世界上最厉害的魔术师,实现他从小的梦想——以及,得到那个名叫中森青子的女孩儿的原谅。

这些,大概就是黑羽快斗目前为止的全部心愿了吧。

 

失血过多的状态让他脑袋昏昏沉沉的,又一阵眩晕感袭来之后黑羽快斗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希望那个少年能够尽快从阴影中走出来吧。

毕竟命运的齿轮永远不会停止转动。无论经历了多么悲惨的遭遇,无论陷入了怎样绝望的境地,生活终究是需要继续下去的,不是吗?

 

 

Fin.

 


几年没在快斗圈产粮了写个后记纪念一下

这个梗其实在我脑海中盘旋了好几年了,如今终于能动笔写出来感觉每一处对话都投入了很深的感情(没错把边写边把自己给感动了的人说的就是我),也是我一直以来对于黑羽快斗、中森银三和中森青子这几个角色的个人理解。坚持不懈永不气馁的中森警官,坚信正义懂得感恩的青子,至于快斗,他简直就善良得像小天使一样啊QAQ

不知道有没有表达出来想要的感觉,请用评论告诉我我不是自己一个人瞎jb感动(。)

另外比较丧的其实是我。盗一爸爸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能狠心把快斗放置play这么多年的,尤其是还让快斗成为了怪盗基德,简直完全想象不出被自己父母耍得团团转的快斗知道这一切时的心情Q_Q

 

评论(24)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