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玉鼎真人×杨戬】阐教那些事儿

12年旧文


封神之战已逾千年,玄都不复,阐教封山,截教覆灭,三清皆沦落至此,道教没落之势似乎已无可挽回。佛教逐渐兴盛,西方与天庭天庭暗中对峙。

 


 第一章

 

华山裂,彩石现,天条出,三界无不为之欢欣鼓舞。

 

昆仑山巅,罡风正烈,却吹不化那广袤的苍茫白雪。寒风呼啸而过,更添寂寥萧索。山下一条清溪缓缓流淌,水中隐有三山飞凤冠与银铠黑氅的衣物碎片肆意散落,一抹几不可见的鲜红之色随水而逝。三界欢腾,却唯独此处宁静幽然,一如往昔。

 

雪洞中,一袭水合色道服轻曳于地,银色暗龙云纹安静地蛰伏其上,略卷的长发带着淡淡的金色光华,掠过有些瘦削的双肩轻轻垂下,清绝出尘之姿浑然天成,似道非道,似俗非俗。

 

——如果忽略身旁正围着他一圈圈打转的云雾的话。

 

端起青玉茶盅轻抿一口,万年冻泉之水所泡之茶果然尤为清冽,甫一入口,周身宛如置于寒泉之中,细细品之,茶香似淡不可觉,又似萦绕喉间久不散去。

 

似乎是看那云雾都快围着他转晕了,微微挑眉,轻笑出声:

 

“教主可是在修炼什么新道法?”

 

云雾一顿,紧接着就忍不住咆哮出口:

 

“杨戬!你这混帐小子居然敢分裂元神去硬抗那开天神斧!仗着你所修的九转玄功厉害是吧,啊?!那可是盘古大神劈开混沌的神斧啊!找死也不是你这么个找法吧……你——你气死我老人家了!”

 

“幸得教主相助,杨戬不是无事么。”被劈头盖脸骂过的人仿若事不关己一般一脸的云淡风轻。

 

“你现在是无事了,刚才有多危险你知道吗?!竟敢用开天神斧的混沌之力洗筋伐髓,三界之中也就你这混小子能干出这等事来!……唉,算了算了,你小子一直就这性子我老人家又不是不知道,爱死不死关我何事。”云雾似乎是骂够了,叹息一声落在那人对面的石凳上,缓缓现出一道人身形来。身着大红白鹤绛绡衣,虽桀骜之色依堪傲视苍穹,眉目间却难掩寂寥沧桑。

 

——正是那三清之一的上清通天教主。

 

当年封神之战万仙阵破,通天教主被老师鸿钧道人带往紫霄宫,后被杨戬所救,携其元神安置在昆仑山巅的雪洞之中,周围布下护持阵法,这才使他虽肉身泯灭但元神得存。几千年过去,上古大神诸如伏羲女娲鸿钧等人皆超脱三界去了天外天之地,他便一直以元神之态待在雪洞之中,在这昆仑山倒也能行动自如。

 

然此时通天确实郁闷的紧,被眼前这道教最出色的弟子气得要死却偏偏又拿他无可奈何,想坐下来喝口茶却发觉自己只剩元神根本碰不到,只得面色不郁地坐在那里冲着对方吹胡子瞪眼,偏偏对方淡定地轻轻吹开一片茶叶,神色根本就丝毫不为所动。

 

 

正当此时,一金翎天鹰从空中盘旋而下,瞬息便至,落地时化作一垂髫小童模样进入雪洞。恭敬行礼:“弟子金毛童子,拜见师父。”

 

杨戬看了一眼在一旁兀自郁闷不已的教主大人,好笑地摇摇头,对金毛童子问道:

 

“现在外面如何了?”

 

“禀师父,那刘沉香用开天神斧劈开了华山,救出了三圣母,”语气一顿,偷瞄一眼师父神色,方才继续道,“……没成想那华山之心里竟然有女娲娘娘所留新天条。现在新天条出世,推出新天条孝感动天的小英雄正在凌霄殿按功行赏呢!”说着说着就语带嘲讽,忘了师父就在眼前,面上神色也不忿起来。

 

他的神色杨戬自是看得清清楚楚,轻叹一声,“我知你为何不满,但此事于我也无甚害处,反而还使我修为又精进了一层。你以后也切不可如此了。”

 

见他张口还想说些什么,起身拍了拍他肩制止住他话头。整了整道袍,转身对通天教主正色道:“教主的照拂与关爱之心,杨戬铭记于心。”说话间躬身下拜,却是行了道门大礼。

 

通天神色早已恢复如常,此刻也面上也露出庄重之色,静静地受了他这一向极为喜爱的徒孙难得的大礼,也颇有些一派一教之主的巍然风范。

 

“此间事了,杨戬也不宜再现身人前。弟子与师父千年未见,也甚是想念,现下便回了玉泉山专心侍奉师父了。教主若有事,便可直接吩咐了金毛童子去玉泉山。”后一句却是转身嘱咐了金毛童子的。忽的想起一事,挑眉对金毛童子道:“反正教主也是你师父,你留在此处也是正好。”

 

“师父!弟子……弟子……”一句话说的金毛童子不知所措,急忙想要开口解释。

 

“哼,师父,你这声师父叫得倒是顺口。”那边通天教主不满了。

 

“教主!当年若不是你……反正弟子自问并无做出什么欺师灭祖之事!”

 

“你……!”

 

“好了好了,我原不过是一句玩笑,你又何必如此当真。”眼看这对原本的师徒大有要吵起来的架势,杨戬连忙劝阻。看着金毛童子急得话都快说得语无伦次了,心知他对此事看得极重,自己不该随便拿来说的。

望着这两人的模样,以后会如何还真是令人担忧啊……

 

杨戬正暗自感慨,瞥见教主那赌气般为老不尊的样子,那丝只堪比芝麻大小寥寥无几的担忧,也在一声轻笑中随风飘散了。干咳了一声:

 

“那教主在此保重,杨戬告辞。”说完身形化作一流光,向昆仑深处去了。

 

 

 

 

 第二章  

 

(设定大致参照夜风大的《逍遥游》,那文是我的最爱啊啊啊~~~~)

 

 

 

昆仑仙境,千年万年掩映于祥云缭绕之中,一派宁静祥和之象。

 

 

咳,如果忽略掉喜欢法宝却不遭法宝喜欢的阐教教主元始天尊,

 

自打认识以来甫一见面就吵得不可开交的广成子与赤精子,

 

道术不精却热心得不行喜欢四处凑热闹的黄龙真人,

 

负责处理一众弟子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几近崩溃的文殊广法天尊,

 

因为怕迷路从不出洞府一出洞府就找不着回去的路的惧留孙,

 

脾气最好却总是莫名其妙引得别人气愤无比的慈航真人,

 

冷漠到几乎没有丝毫情绪却偏偏长了一张三界谁见了都呆滞地移不开眼的脸的玉鼎真人,

 

明明最有神仙修养气质审美观却极度扭曲的道行天尊,

 

最仙风道骨超凡脱俗却敏锐得过了头连灰尘都会过敏的普贤真人,

 

被师兄刺激到天天穿仙衣抓拂尘带着无数法宝配饰就为让自己显得更像神仙的太乙真人,

 

因千年修道期间都没见过什么人而导致记不住也认不出任何人的清虚道德真君,

 

逃避现实死不认账就是不承认自己师从阐教的云中子,

 

……

 

……      

 

……

 

好吧,阐教所在的昆仑仙境确实是很宁静祥和。

无视掉一众阐教弟子日复一日不厌其烦的鸡飞狗跳的欢脱生活,还是让我们把镜头转到真正称得上宁静祥和到与世隔绝一般的玉泉山。

 

 

 

离了昆仑雪洞,杨戬身若流光,瞬息便到了玉泉山下。许是因为近乡情怯,再次踏入这已是千年未见的玉泉山,他竟有些恍如隔世之感。不敢用法术惊扰了这一方净土,杨戬收了身形落在地面,却是要宛如凡人一般一步步登上去了。

 

缓步拾阶而上,望得青石路旁林木繁茂葱郁,松柏巍然屹立,竹叶青翠欲滴;听得远处山涧泉水淙淙,清溪潺潺而逝。千年时光匆匆而过,却并未在此处留下一丝痕迹,这里的一切都仿若千年前他离开时一般,如画景致不知是多少仙家向往的世外桃源。

 

他幼年遭遇家变,父兄均惨死于天兵之手,母亲也被抓去羁押在桃山之下,才刚刚十三岁的他带着六岁的还不怎么知事的妹妹就这样开始过上了逃亡的生活。天庭兵马的追杀,饿狼猛虎的垂涎,饥寒交迫的他背着妹妹在崎岖贫瘠的山路上艰难地跋涉着,终于精疲力竭,再也支撑不住地倒在地上。如果没有遇到师父,他或许就在那天和妹妹一起去见了父亲和大哥。

 

之后,妹妹幸得女娲娘娘垂青,作为记名弟子被带去了火云宫,而他被师父带到了昆仑仙境的玉泉山,成为了阐教众多弟子的一员。就在那个时候,他才知道眼前这个挥手间就让数千天兵灰飞烟灭的道人——就是阐教十二金仙之一的玉鼎真人。

 

就在这里,他在师父严厉悉心的教导之下刻苦修炼了三百年,九转玄功大成,出师之后在玉虚宫受封,得道号“清源妙道真君”。之后便是斧劈桃山,担山逐日,封神之战,灌口千年,还有那在天庭做司法天神虚与委蛇的八百余年……

 

现在,他终于又回到了这里,抛却一切责任与重负,再也不管什么妹妹外甥兄弟,三界众生与他何干?那个在世人眼中权势熏心六亲不认卑鄙无耻的司法天神早已在开天神斧震撼天地的斧势下,身死昆仑。现在的他,只是阐教的三代首座弟子,玉鼎真人唯一的徒弟——清源妙道真君杨戬。

 

 

恍惚着忆起往昔岁月,不知不觉间金霞洞已经近在眼前。

 

洞口前一道人背对着他负手而立,身披羽氅飘然若仙,周身散发出的冷漠与冰寒气息,让周围的空气都为之一滞,千年万年,始终不变。

 

那抹孤绝漠然的身影就这样映入杨戬眼前,一时间激动、欣喜、依赖、愧疚全都涌上心头,最终化为一声淡淡的恭敬:

 

“弟子杨戬,见过师父。”

 

自那声已违千年的清朗声音响起之时,玉鼎真人就已经缓缓转过身来,平静地凝视着跪在地上对他恭敬行礼的弟子,眼眸中那对万世苍生的漠然有了一丝微不可察动容,宛若平静无波的湖面被人投入了一颗小石子,荡起了一圈圈涟漪。

 

“起来吧。”

 

“是。”

 

眼前的孩子褪去了学艺时的稚嫩,没有了劈山时的凄厉,收敛了封神时的骁勇,清绝出尘,卓然清贵。这是他玉鼎真人此生收的唯一一个弟子,这个孩子永远都是他值得骄傲的存在。

 

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浮过嘴角,又瞬间消失了去,让人几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却逃不过眼前孩子敏锐的眼神。

 

 

——未完不续——


评论(11)

热度(70)

  1. 饕餮友尽吧杯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