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莫名其妙 / 新快

13年旧文

工藤新一是在一个正常的时间奇怪的地点诡异的场景下莫名其妙地和黑羽快斗相遇的。

 

>>>夏日的雨总是来得毫无征兆。

 

那时工藤新一刚在郊外的某个小镇处理完一件有些棘手的案子,心情颇为不错,当他难得的哼着一个轻快的小调走到路边想要打车的时候,天空似乎也被他的好心情感染,突然就笑个不停。前一秒还是皎洁月光静谧夜色,瞬间就变成瓢泼大雨电闪雷鸣,饶是一直冷静自持的名侦探也被如此不作美的天公打了个措手不及。工藤新一紧了紧怀里装着重要案件资料的公文包,急忙奔向最近的一栋房子下避雨。

 

那时黑羽快斗刚得手了一颗宝石,但在一个疏忽下被警方追了个慌不择路。当他乘着滑翔翼盘旋在不知名的小镇上空正头疼地思索着回去的路的时候,突然一道亮光从眼前闪过,紧接着轰隆的雷声就响彻了大地,吓得他差点从滑翔翼上栽下来,连忙就近找了一个能避雨的地方降落,对自己险些被闪电劈中惨死街头的事仍心有余悸。滑翔翼既然不能再用,他便抬手换了一身在黑夜里没那么招摇的装束,在等待雨停的空闲里掏出手机查找方位。

 

工藤新一不会欣赏着夏夜雨景无聊得感叹着什么世事无常,一向理性趋于正无穷而感性趋于负无穷的他正一边等着雨停一边在脑中回放着今天那件案子的破解历程。当他正沉浸在案件回想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左手边不远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闪起了幽幽的蓝光,光源似乎就在拐角的另一侧。侦探的体质里好奇因子正在叫嚣着去探寻雨夜幽光的真相,贴着墙壁缓缓向前走,在他转过墙角的那一刹那——

 

颀长的身形似乎与夜色融于一体,斜斜地倚在身后的墙上,拿着手机的右手五指修长,因着被雨水打湿的缘故黑发柔顺得伏在头上,还带着一丝稚气的少年脸庞在微弱的光辉下格外柔和,偶尔有一颗雨珠从发梢滴下,在微敞着的领口下顺着少年白皙的脖颈悄悄滑落……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就这样八点档般在转角不期然相遇了。

却不知,这是日后一段跌宕起伏潸然泪下令人目不忍视的孽缘的开始。

 

……以上大雾,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为了表明这篇文章坚决不走狗血小言路线的决心,请允许无良的作者来重新描述一下二位男主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当工藤新一转过墙角的那一刹那——

 

全身黑色的衣服在夜色下不易察觉,手机仿佛突兀得悬浮在空中,上面闪着的幽幽蓝光明明灭灭,宛如鬼火一般由下而上斜照上去,在满目黑影中映得那人的脸惨白惨白——效果其实挺惊悚。

 

工藤新一曾被青梅竹马的毛利兰拉去看恐怖电影,在偌大的电影院里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他兴致缺缺地打着哈欠,还要像解说员一样柔声安慰着旁边满脸惊惧的女生,说什么这里不过是利用了人眼的错觉那里不过是电脑特效,当然事后莫名其妙得被对方怒气冲冲地告知再也不和他这种破坏气氛没有情调的推理机器来看电影。

 

啊说了这么多其实只是想表达工藤新一受到惊吓的表情只持续了那么一丢丢,足够黑羽快斗收敛起见到他那一瞬间的所露出的凛冽与戒备的神情,然后换上一如既往优雅而疏离的淡漠微笑。恍惚间工藤新一似乎觉得有什么莫名的既视感从脑中一闪而过,却未抓住丝毫痕迹,他以自己良好的记忆担保这是与眼前这人的第一次相遇。

 

黑羽快斗很惊讶。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一直追踪他到这里,日本警方何时这么厉害了他怎么不知道。正急速运转着自己那智商400的大脑思考处理办法的时候,他发现眼前突然出现的人竟然是名侦探。压下看到名侦探的瞬间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奇怪感觉,再看向那人时他却不禁轻笑出声——

 

他一直是一头乱毛自然无所谓头发被打湿乱了发型,名侦探的后脑勺上可是有一撮不用发胶却依然屹立多年不倒的神奇的角,现在它终于无精打采得耷拉了下来,再配上全身都被淋湿的境况,此刻的名侦探看上去好不凄凉——凄凉到黑羽快斗将自己险些被抓和险些被闪电劈死的郁闷心情一扫而光,瞬间因为某种不知道的原因就变得愉悦不已。

 

对方在看向自己之后就开始不断上扬的嘴角似乎刺痛了工藤新一,明明是第一次见却怎么看怎么觉得眼前这人很不爽。工藤新一面色不善地哼了一声便扭转了头。果然是柯南时候萌小孩装多了害人不浅,工藤新一对自己露出的久违的孩子气的举动毫不自知,看在黑羽快斗的眼里真是异常可爱——哦不,请相信是异常惊悚。

 

工藤新一心情不爽不想说话,黑羽快斗更是谨小慎微不给自己惹祸上身。

 

于是二人双双沉默,气氛不尴不尬,诡异如初。

 

 

>>>出门记得看黄历有时很重要。

 

工藤新一此刻无比得怀念着博士的甲壳虫。尽管他曾经无数次当面吐槽背后腹诽过那辆破车不是半路没油就是中途抛锚,再不然就是轮胎漏气引擎着火,反正是大小毛病层出不穷。但是他现在才知道有总是比没有的好,要不是博士带着侦探团的那群小鬼又去了不知道哪个山头露营,他早就一个电话打过去而不是在这连辆车都打不上的荒凉地方除了傻等还是傻等。

 

当出租车终于路过的时候工藤新一不禁在内心感谢上苍。他迅速走过去打开车门,却有一个黑影在眼前一闪而过,一抬头就发现黑羽快斗正在车里笑得一脸灿烂,还很好心得提醒他再不上车身上就又被淋湿了。

 

“……你妹。”没错这就是工藤新一对黑羽快斗说得第一句话。

 

不管心理活动如何工藤新一依然潇洒的甩门入座。前面的司机惯例询问着二位想要去哪里,然后他听到了异口不同声的两句——

 

“米花町。”

“江古田。”

 

然后二人便听见司机很惊讶地咦了一声,“二位难道不是兄弟吗怎么不是住在一起的?”

 

“谁跟他是兄弟!”

“谁跟他是兄弟!”

 

啊看这回异口同声了。

 

似乎被二人的联口的气势镇住了,莫名其妙被吼了的司机默默扭转过头,兀自喃喃:“啧啧,看这架势和这一模一样的长相,这俩一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没跑了,不然这样两张脸总不能是夫妻相吧……”

 

夫!妻!相!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只觉得这仨字金光闪闪天雷滚滚般的一圈圈盘旋在大脑上空,顺带撒了他们黑线满头。丝毫没有察觉这将会是未来真相的工藤新一在正震惊于司机的语不惊人死不休,黑羽快斗却早已回过神来竭力遏制住自己想要脱口而出的那句那你觉得我们谁是妻谁是夫。

 

时间就这样在工藤新一的郁闷不已和黑羽快斗的苦苦思索中如草泥马般飞快地奔腾而过,待二人被出租车的突然一停惊的回魂儿的时候发觉已经到了米花町。望着眼前锈迹斑斑杂草丛生黢黑一片的工藤宅黑羽快斗不禁在内心感慨着不愧是传说中的鬼屋,而在听到某人一不小心说出口的心声的工藤新一对着真相司机轻飘飘地丢下一句“他是我兄弟他给钱”之后便在身后喂喂不停的炸毛声中打开车门扬长而走。

 

终于站在自家门口的工藤新一一边伸手掏钥匙一边默默推理着自己今晚人品衰到几何,然而当他由时运不济一直感慨到命运多舛的时候发现钥匙君居然也在和他玩捉迷藏。等他终于慢半拍地意识到自己没带钥匙这个悲惨事实之后听见身后不远的出租车正在启动,于是一直内心悲愤不已表面故作镇静的名侦探此刻终于成功破功,只听得他面容悲愤的一声大吼:“秀逗麻袋!”然后就看见司机在一惊之下直接踩了油门一鼓作气向前冲。

 

……虽然是夏季但工藤新一在这一瞬间确实感受到了萧瑟秋风。

 

重新上车之后的工藤新一在司机的疑惑脸和黑羽快斗的挑眉脸中尴尬不已地支支吾吾,挠着后脑勺由今天月色真不错一直打哈哈到司机刚才踩油门动作的霸气侧漏,最后终于干咳一声努力让自己回归一脸严肃,郑重其事语重心长地道:“那个谁,今晚让我住到你家去吧。”

 

听到这话后的黑羽快斗瞬间一脸“=A=”状,心说怎么这么直接完全不是名侦探的style。他们这才只是相遇还没相识相知相恋呢怎么就直接要同居了这样无节操真的大丈夫?——啊呸,刚刚那作者不小心打出了自己的心声,其实黑羽快斗只是在想自己的身份是不是暴露了名侦探为了去自己的贼窝里搜寻证据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工藤新一看到黑羽快斗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后退一步双手捂胸,一脸戒备地盯向自己似乎自己下一步就要对他上下其手。他淡定地扯掉一头黑线之后慢悠悠道:“其实我只是忘了带钥匙,请你不要乱想。”表情和语气都飘忽到让黑羽快斗在风中凌乱中花了好久才平复下自己的心情,脱口就想问名侦探你究竟以为我在乱想什么啊喂!还有没带钥匙这种事对我基德大人来说还不是小事一桩,来来来让我一根铁丝就给你轻松搞定。万能铁丝,来一根吧少年!

 

然后黑羽快斗就在自己乱七八糟地想到“来一根”的时候点了下头,二人今晚同居在黑羽宅的终身大事就此莫名其妙的被敲定。在去向未知宅邸的路上工藤新一坐在出租车的后座上认真思考,最终得出的伟大结论是今天的黄历上一定写着诸事不宜请乖乖在家睡觉。

 

 

>>>同居生活其实美好到鸡飞狗跳。

 

黑羽快斗领着工藤新一走进家门的那一瞬间才想起客房一直被自己当做杂物间和魔术训练场,家中能睡觉的地方只剩下了自己卧室的那一张床。当他僵硬地转过头对工藤新一陈述这一杯具事实的时候,工藤新一以早就对杯具见惯不怪的淡定表情缓缓点头:“那就睡一起吧,我不介意的。”

——可是我介意!

 

你见没见过与狼共舞?好像哪里不对……

那你见没见过美女与野兽?好像更不对了……

 

总之,当平成年代的鲁邦和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同床共枕的时候,鲁邦是满怀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复杂心情的。强压下内心对于自己作为一个小偷居然做出了引侦探入室这种难以思议的事情隐隐感觉到的危险性,黑羽快斗正准备闭上眼睛睡觉,却惊悚地看见身旁原本好像已经睡着的名侦探眼中突然爆射出一道精光。就在他以为名侦探原来是夜游症患者的时候,那人慢慢地转过头来看着他,认真无比地问:“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黑羽快斗沉默半晌,咬牙切齿道,“黑、羽、快、斗。”

 

“哦,我叫工藤新一,是个侦探。认识你很高兴。”

——可是我不高兴!

 

漫漫长夜,黑羽快斗忧伤地望着天花板,想着明早醒来与名侦探的相遇一定只是一场梦。

 

~ 一 ~ 夜 ~ 过 ~ 去 ~ 什 ~ 么 ~ 也 ~ 没 ~ 发 ~ 生 ~ 的 ~ 分 ~ 界 ~ 线 ~

 

工藤新一一向是早睡早起的优良好少年。相比之下黑羽快斗就是昼伏夜出的无良坏骚年了。所以当第二天清晨工藤新一迎着虫鸣鸟叫之声早早起床的时候,看到身边的人还睡的很熟的样子就莫名其妙的异常不爽。伸手戳一下对方稚气未脱还有些许婴儿肥的脸,不醒,再戳,还不醒,咦手感好像还不错,我戳戳戳——

 

“唔……”在名侦探的不懈努力下黑羽快斗终于悠悠转醒,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嘴角还带着的一丝口水,睡眼朦胧一脸呆萌状地望了会儿工藤新一,拉过被子蒙住脑袋继续睡。紧接着工藤新一便清楚地听见被子下面有闷闷的声音传来:“什么嘛大清早地就幻想到名侦探真晦气……”

 

之后的18N暴力画面我们就此跳过。

黑羽快斗满脸不情愿地被工藤新一从被窝里拖出来强迫性起床,不过穿衣服的时候连衬衫扣子都会扣错很明显是还没睡醒。在工藤新一很好心的帮忙把他刚扣好的扣子一个个解掉再耐心的重新扣好之后,还是迷迷糊糊地去洗漱中间还差点撞了墙。直到刷牙时工藤新一在旁边“不小心”地泼了他一脸冷水之后,黑羽快斗终于完全清醒了,意识到自己被故意泼水后满嘴白色泡沫就对着工藤新一张牙舞爪。

 

洗漱事件最后以盥洗室的一片狼藉告终。

 

工藤新一好奇地趴在门边看着黑羽快斗的身影在厨房忙忙碌碌,随口问了一句需不需要自己帮忙。结果黑羽快斗啧了两声,说像你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这种事上只会越帮越忙,哪里理解我们这种无产阶级市井小民需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只要吃饱穿暖就好的微小愿望。工藤新一听后抱臂倚门,好整以暇地啧了回去:“是啊,我可没黑羽君这么有人妻属性呢。”

 

本来工藤新一以为对方会立马甩来一记眼刀,结果就看见黑羽快斗甩着不知从哪里变出来小碎花手绢撇着嘴怨妇状委委屈屈道:“那你还一天到晚不着家冷落人家,那些案子有人家好么~~~”

 

“……”工藤新一扭头就走。

 

殊不知,一语成谶。

 

当日后黑羽快斗无数次真的和工藤新一的各种案子以及他的福尔摩斯探案集争风吃醋的时候,每每回想起今天这一幕都会感慨万分。

 

之后工藤新一对着黑羽快斗为二人做好的爱心早餐如临大敌。嗯,品相不错,香气四溢,尝了第一口后在黑羽快斗的挑眉中由衷赞扬,“黑羽你手艺还真不错哎。”然后在对方满脸“那是那是”的自豪状中抛去一对白眼,同时不忘对盘子里的菜风卷残云般扫荡一空。

 

早餐事件最后也以餐桌上的一片狼藉告终。

 

 

>>>身份暴露了或许也没什么大不了。

 

饭后工藤新一提出要去收拾客房。黑羽快斗反驳说两人一起睡有人暖床岂不更好,语气真真假假不知工藤新一在半月眼之下内心究竟作何感想。不过当他推开客房门的那一刹那,工藤新一才是真的震惊了,这满地满床满柜子整个屋子里撒满了各种各样的扑克牌是要闹哪样?!

 

他突然想起了柯南时候被那群小鬼硬拉着一起摆扑克牌的场景。五个小孩子围坐在一起,手里抓着一大把扑克牌,围成圈竖着一张一张向上摞,大功告成之后那群小鬼们特别欢乐自得。然后不知是谁不小心碰掉了最下面一张,结果满屋子的纸牌纷纷扬扬……

 

工藤新一嘴角呈抽搐状,心说黑羽这家伙该不会这么有童心一个人摆扑克牌这么无聊吧,转头就看到黑羽快斗一脸无所谓的解释说他平常都在这里想魔术创意练魔术技巧,散乱的布置更有助于激发灵感,那些艺术大家们不都这样嘛~

 

说着还拾起一把扑克牌撒向空中,让本来就乱的房间变得更乱。工藤新一看着屋子里纷纷扬扬的纸牌很有种既视感,嘴角的抽搐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这就是你所说的魔术?”

 

然后工藤新一听到一声轻笑,他看到黑羽快斗站在漫天飞舞的纸牌中央缓缓抬起双手,修长的十指灵活的上下翻动,那些纸牌便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在他手中不停地出现消失,旋转翻飞。他望着黑羽快斗在魔术伊始脸上就带了自信张扬的微笑,他也分明感受到了他周身气息的微妙变化,似凛冽桀骜,似疏离淡漠,优雅的身形仿佛与夜晚的某个人影重叠……

 

“怪盗基德……”

 

黑羽快斗的手一顿,失去了支撑的扑克牌纷纷打着旋从空中飘落。

 

一时静默。

 

“呵……”黑羽快斗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夹起一张扑克,将手中的Joker 对准工藤新一,“难道对侦探君来说,魔术师就等同于怪盗基德吗?”

 

“我只知道……”工藤新一危险地微眯双眼,眼中闪耀着锐利的光芒,“会用这种语气叫我‘侦探君’的,只有怪盗基德一个。”

 

黑羽快斗听罢无所谓的耸肩摇头,“人的语气可不能作为证据哟侦探君~”

 

“每一个人做过的每一件事都必然会留下痕迹。不会有没有证据的案件,也不会有留不下一丝证据的犯罪者。”

 

“啊啦,真是充满理性与正义感的侦探宣言呢。”黑羽快斗直视着工藤新一蔚蓝宝石般的眼睛,认真地开口,“我有时真的很好奇你对于那个怪盗的执着,难道仅仅是作为一个侦探理想的想要抓住所有的犯罪者吗?”

 

“啊……”工藤新一微不可察的偏头避过那人直视的眼睛,语意不明,“他可是我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渴望亲手抓住的最好猎物。”

 

黑羽快斗转头望向窗外一如那人瞳孔般蔚蓝如洗的天空,夏日的燥热让整个世界仿佛都充斥着蝉鸣,“当鱼爱上了海鸟……猎物爱上了他的猎人的时候……猎人又会如何呢……”

 

低声的喃喃让人听不分明。

 

黑羽快斗其实内心挺忐忑。尽管他作为怪盗基德和名侦探交手了很多次,期间针锋相对有之联手合作却也不少,二人的关系甚至可谓亦敌亦友。然而就算这样他依然觉得自己对名侦探的了解远远不够,就像现在如果他真的承认身份之后,他不知道名侦探会不会一脸亲切微笑的对着他说“看在黑羽君早上那么辛苦为我做早餐的份上,我可以免费为你提供豪华牢饭年卡哟~”

 

所以当他忐忑过后将头重新偏回屋内,茫然地回望工藤新一想要在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想法的时候——

 

……屋内空无一人是个什么情况?!

 

黑羽快斗听见工藤新一的声音凉凉地从屋外不远的地方传来,“我觉得还是不要因为我的睡觉问题打扰你练魔术了。所以黑羽君,我们还是一起睡吧~”

 

“……”其实你只是觉得这里太乱懒得收拾了吧绝对是!

 

 

>>>就这样让我们一起二逼到天荒地老。

黑羽快斗一手华丽的小魔术耍得让人眼花缭乱,看着工藤新一皱着眉头盯着他的样子格外得意洋洋。而每每当他还没得意多会儿的时候就仿佛看见一道能亮瞎人眼的闪电在工藤新一带着角的后脑勺倏忽间劈过,然后工藤新一就会突然双眼瞪得溜圆高呼一声SOGA,就在一句句BALABALA中完美的破解了他的魔术。

黑羽快斗无论怎么说也还是被封为“月光下的魔术师”,其炫丽的魔术手法自然不容小觑。所以当工藤新一怎样都破解不了又死皮赖脸坚决不肯认输的时候,黑羽快斗就俩黑眼珠往上一翻只留一堆眼白冲着工藤新一还附带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傲娇状扭头,每每看得工藤新一咬牙切齿恨不得冲上去送对方一副精制手铐。

宛如一把杀猪刀一般的时间就这样在黑羽快斗得意脸抑郁脸与傲娇脸的不断变换中飞逝而过,直到二人听见门锁“biu”的一声转动紧接着就有高跟鞋哒哒哒踩进来的时候双双转头。 

“妈?” 
“妈?!” 

语气惊诧的显然是无论如何都没料到自己已经命衰到随便躲个地方都能碰上自家老妈的工藤新一。

工藤有希子是闲来无事跟着黑羽千影逛了大半天的街然后来她家玩顺便看看当年那个给自己变过玫瑰的小快斗的,然而她显然也没预料到自家儿子居然和自己认定的未来儿媳已经熟稔到这般地步。有希子将逛街买的大包小包随手往沙发上一丢,一脸兴奋得就向前扑了过去。 

“新酱!~~~~~~” 

“……” 

工藤新一在黑羽快斗满是同情的目光中狼狈得躲过有希子的熊抱和飞吻后蓦然看到某人的脸一黑,胆战心惊的不再乱躲并讨好状叫了一声“妈”,有希子淡淡瞥了一眼旁边黑羽快斗一脸要吐却努力绷住不敢吐的样子,自家儿子有些扭捏(大雾)的声音听在耳中格外受用。

一旁的黑羽快斗经过那一瞥后在炎炎夏日里狠狠得打了个寒颤,故作镇定得想要开口向眼前的阿姨问好。“阿姨”二字还没出口就忆起小时候这人那句恶狠狠语气的“阿姨和漂亮二字可是不能连在一起的哟~”和当时那满脸的十字路口……浑身抖了一下决定喊“姐姐”的时候又想起自己老妈还在身边如果喊出口自己一定会死得更惨…… 

黑羽快斗默默望天作欲哭无泪状。 

“咳……”黑羽千影见状淡定的咳了一声来强调了一下自己的存在感,转头去看刚刚脱离有希子魔爪的工藤新一:“新一你好~我是快斗的妈妈黑羽千影,快斗这孩子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了哟☆”然后冲有希子笑得一脸深意,“啊啦,有希子你不是说还要去买那件衣服的嘛,那我们赶紧走吧~” 

在千影的眨眼示意下有希子很快会意,冲着二人一脸灿烂得告别,“那妈妈们走喽~小新和快斗你们两个可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好好相处哟☆”

“……” 
“……”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看着有希子和千影迅速离开扬起的灰尘万千,听着从门外还不断飘来的尾音,面面相觑。

就这样,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莫名其妙的同居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 


Fin.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