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MK】七夕快乐 / 快青

13年旧文

炎炎夏日,中森青子端坐在教室里,心情烦躁。

 

这该死的夏天怎么这么热,破教室里连个空调都没有;

这该死的内山老头怎么还在讲课,一讲起来就没完没了;

这该死的黑羽快斗居然又在睡觉,休想让我再抄笔记给他!

 

……

 

啊!快斗!

 

中森青子猛然从睡梦中惊醒,恍惚了半天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又做了关于黑羽快斗的梦,心下不禁一阵懊恼。

 

中森青子你个没出息的!

 

忍不下心把那混蛋扔进监狱就算了,看着爸爸每天为抓捕基德的事情那么辛苦,自己对于快斗其实就是基德这件事居然就是不敢透露分毫,更可气的是就算到现在她还是满脑子都是那混蛋,吃饭时会想,看书时会想,和惠子出去玩时会想,做个梦居然也总是有他!

 

挥也挥不走,撵也撵不掉,真是像只苍蝇一样,她恨恨的想。

 

可是……

 

可是……

 

她慢慢抬起一只手捂住眼睛,

 

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啊,

 

快斗。

 

 

 

 

 

“叮咚”

 

“叮咚!”

 

“叮!咚!”

 

中森青子在大门外把门铃按得震天响,可就是无人回应,就在她再也忍不住准备直接飞起一脚破门而入的时候,门开了——

 

“呜哇!!!”黑羽快斗一下跳开几丈远,避开了和他的脸无限接近的那只脚,呈一脸惊恐状:

 

“中森青子你要谋杀亲夫吗?!干嘛一大清早来我家门口练踢腿啊!”

 

“……”那一瞬间中森青子只觉得自己脸上爬满了十字路口,好久才憋出一句,“夫你妹啊!”

 

紧接着好像突然发现了什么,右手颤抖着指向黑羽快斗就在刚刚已经重新咬回嘴里的吐司面包,“那个……快斗……”

 

“嗯?”黑羽快斗顺着对方的目光低头,

 

“……啊呸!”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声线不稳道,“你能告诉我为毛线我的面包上会出现你的鞋印啊啊啊!”

 

“咳咳,”中森青子见状赶紧双手合十做乖宝宝低头道歉状,“抱歉啊快斗,要不是你睡得像死猪一样我也不会想要踹开你家大门嘛~”

 

“……你那是道歉的态度吗喂!”

 

 

“真是的,青子那家伙。”黑羽快斗撇撇嘴走进厨房,一脸嫌恶地将原本是他美好早餐的面包随手丢进垃圾桶,从冰箱里拿出两瓶冰牛奶。

 

他不知道的是,中森青子已经在这时候趁机溜进了他的房间。

 

 

“就知道快斗这家伙是个笨蛋,果然又不记得自己生日了。”

 

她从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掏出一个被精心包装过的小盒子,蹑手蹑脚的在房间里搜寻着能藏东西的地方。

 

“这里不行……这里也不行……哎呀这墙上要是有什么机关就好了!”

 

中森青子一边说着一边气恼的把手拍在墙上。

 

咔嚓。

 

不、不会吧?!

 

 

 

“青子,你这家伙跑到我房间里是……”话突然顿住,黑羽快斗发现自己房间里墙上挂着的画像已经不再是舞台上光华耀眼的黑羽盗一,而是变成了那个在月色下张扬无比的怪盗基德。

 

——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为什么……”中森青子低垂着头慢慢的从密室里走出来,失声的喃喃自语着。

 

他的心猛的一揪,竭力遏制住下意识想要抬起来安慰对方的手,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只是保持沉默。

 

“告诉我,黑羽快斗。”中森青子缓缓抬起脸看向他,茫然的眼神渐渐聚焦,锐利的目光突然直直的射过来,生生刺痛了他的眼睛:

 

“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是怪盗基德!”

 

然后不待他回答就踉跄着脚步夺门而出。

 

 

 

 

中森青子对于黑羽快斗的记忆就在他生日那天戛然而止,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没有去上学,期末考试也没有参加,就这样一直到了暑假。这期间她忍不住给他打过电话,但那熟悉的声线再也没有在她耳边响起;她也忍不住跑去过他家,但那熟悉的身影再也没有在她眼前出现。

 

他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般,连一丝一毫的踪迹都无处可寻。

 

——正如神出鬼没的怪盗基德。

 

她曾无数次的想过,他和她之间的交集,或许真的就这样结束了吧。

 

 

 

她不知道的是,在那天她跑出去之后,他一直在那里怔怔的站了好久,然后发现了被她遗落在密室角落里的那个盒子。

 

那是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张小巧精致的贺卡,一份她亲手做的他最爱吃的巧克力。

 

在贺卡里“生日快乐❤笨蛋快斗”的右下方,她画了一个灿烂的笑脸,和她离开时带着一丝泪痕的脸重叠在一起,刺的他一直伫立在原地移不动脚步,久久都默然无语。

 

 

 

 

“青子,有你的信,好像是快斗寄来的……”

 

“什么?!”中森青子飞快的跑过去,似乎是担心什么天大的秘密被爸爸发现,一把将信抢了过来,又飞奔回自己的房间并反锁。

 

身后还传来爸爸的自言自语,“快斗这孩子也真是的,这么久都没来个消息……青子也是……哎算了,孩子们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中森青子背靠着卧室门站着,手中紧紧攥着那个信封。她深吸一口气又呼出,却根本平复不了自己因为激动而过快的心跳。

 

她小心翼翼的将有着“青子收”字样的信封一点一点拆开,里面只写了一行字,是一个时间和一个地点,熟悉的字迹却令她压抑许久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

 

 

 

清冷的月光笼罩着寂静的夜色,怪盗基德倚在天台的栏杆上,静静的俯视着这个城市的夜空。

 

白色的披风被风吹得扬起又落下,一如他此时复杂的心情。

 

江古田的钟楼。

 

这是他和她最初相遇的地方,十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将永远是他此生最为美好的回忆。

 

而今晚,究竟会是他和她命运中崭新的开始,还是一切过往羁绊的结束?

 

 

通往天台的门被人推开,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刺耳。

 

“快……”看清眼前人的装束之后中森青子的声音登时顿住,一丝嘲讽意味的话语带着倔强的语气脱口而出,“基德,你难道不怕我告诉爸爸,让他带人来抓你吗?”

 

黑羽快斗身形微不可察的一颤,缓缓转过身来,仿佛用尽了全身的气力低声开口道,

 

“对不起……”

 

他抬起头深深的凝望着那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身影,终于又喊出了那个让自己在心底默念了无数遍的名字,

 

“……青子。”

 

“已经结束了,属于怪盗基德的一切。如果你想,这个身份将会由中森警官亲手终结,作为伯父这么多年来为追捕基德所付出的所有辛劳的最好回报。”

 

中森青子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双眼不可置信的望过来,“你说什么……?”

 

“我是说——怪盗基德是自首抑或是被中森警官逮捕归案,将由你决定,青子小姐。”

 

独属于怪盗基德的凛冽声线被悉数收敛,却唯留下坚定。

 

或许还会有其他的结果,他在心底默默的想。

 

但在黑暗中独自一人前行了太久的他,早已连阳光都不敢去奢望,更不会有勇气将其说出口。

 

“那么,请告诉我你的决定吧。”

 

 

“不……”后退的脚步顿住,中森青子突然不可遏止的冲了过来,仿佛对方下一秒就会又消失不见一般,双手紧紧地抱住黑羽快斗,将头深埋进他的胸口,耳边心跳的声音传来让自己终于逐渐有了心安的感觉。

 

“怪盗基德要怎样我不管,我只想要回我熟悉的那个黑羽快斗。我只想——

 

——快斗那家伙回到我身边啊!”

 

“……”黑羽快斗一时愣怔在那里,任由自己被熟悉的气息包裹,许久之后才稍稍退开一步,抬起对方的手俯身在上面轻轻一吻,

 

“如你所愿,青子小姐。”

 

随后抬手扬起被风吹得猎猎作响的白色披风,倏忽间双手在空中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

 

随着白色的烟雾渐渐消散在无边的夜色之中,中森青子看到那个为她所熟悉的黑羽快斗渐渐显出身形,走过来轻轻拥住她,在她额前重新刻下一个轻柔至极的吻,

 

“我回来了。七夕快乐,青子。

 

Fin.

评论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