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月记 / 快斗中心

14年圣诞贺

 睦月

月初我和咲子的妈妈一起为小女孩庆祝了她今年七岁的生日。看着她踮着脚努力鼓起小脸吹灭蛋糕上的蜡烛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在我最亲爱的女儿嘟着嘴认认真真地许下生日愿望的时候,我忍不住在那粉扑扑的小脸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在她装模作样的嫌弃中和妻子相视一笑。

如月

生活一切如常,除了怪盗基德那个小偷这个月又出来犯了几次案。每次看到他将宝石成功偷到手的时候那副得意洋洋的嘴脸,都觉得是对我们这些辛辛苦苦警备了三天三夜的人的莫大嘲讽。说起来我调来警视厅搜查二课工作已经一年多了,感觉每次追捕怪盗基德的行动都毫无意义,最好的结果不过是没让罪犯得手,连那人白色披风的衣角都沾不到。所以我对上司中森警官是怀有敬佩之情的,毕竟经历过这么多年一次次失败的追捕都毫不气馁,依旧是干劲满满地跟在基德后面吼,我自认做不到。

弥生

咲子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她正躺在病床上睡觉,小脸苍白得几乎看不到血色。她妈妈一直在旁边陪着她,又一次为她掖好因为疼痛而翻身弄乱的被角,嘴里轻轻哼着熟悉的童谣。我拿着化验单徘徊在病房门外透过玻璃注视着这一切,不知道要怎么告诉她们医院检查的最终结果。

卯月 

咲子的病情恶化了,医生说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做那个成功率还不到一半的手术,要么就只能接受她仅剩的不到一年的生命。我看到她正兴致勃勃地盯着病房里不大的电视,兴奋地挥舞着小手仿佛要戳进屏幕,里面那个可恶的白色小偷的身影一闪而过,嘴角笑意张扬。我们要尽快做出抉择。

皐月

我们最终决定要为她做那个手术,医生说要再等一段时间到她的身体状况允许。于是我和她妈妈商量着至少要问问她有什么未完成的愿望,哪怕倾其所有。毕竟,这有可能是她幼小生命里的最后一段时光。但当她一脸激动地说好想亲眼见到基德大人的时候,望着她那充满憧憬的眼神,我把手紧握成拳又松开,还是忍不住摔门而走,假装并未看到她瞬间垮下去的小脸上失望的表情。她妈妈追出来跟我大吵了一架,痛骂我难道连女儿最后的愿望都不如你那点儿警察的破尊严面子重要。我沉默地看着一直温柔的妻子一边骂着我一边泣不成声。

水无月

怪盗基德又一次发出了预告函,警方对其晦涩不明的语言束手无策。咲子现在的病情已经完全不被允许外出,甚至连离开病床也很困难,所以如果要让她见到基德,就只能是在这个小小的病房里。虽然机会极其渺茫,但这会是最后的可能。我去找了江户川柯南那个据称是基德克星的小侦探,他听过解释之后神色复杂地看着我,眼睛里透出与年龄不符的锐利光芒。

文月 

怪盗基德的行动在华丽的魔术秀的掩映下,在世人惊叹的目光中完美落幕。我向中森警官说明了情况,以照顾女儿为由没有参与这次抓捕,而是照着柯南说的在米花博物馆天台上一个隐秘的角落里身着警服静静等着。我并不想隐瞒自己的身份,哪怕这会让基德答应的可能性更小。整点的钟声响起的时候果然有一道白色身影由远及近,收起滑翔翼落在天台上。我的出现似乎引起了他不小的惊讶,当然瞬间扑克脸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处变不惊。我想这里大概是他和那个小侦探之间不可言说的默契吧。我竭力压低自己的声线,低下头向他恳求,或许是仅剩的一点警察的自尊在作祟,话说到最后趋于蚊呐的声音让我真想狠扇自己一巴掌。我迫使自己慢慢抬起头直视他,却并未看到预料中的戏谑与嘲讽。“我怎么忍心打破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小姐的愿望呢,”他开口,单片眼镜后的蔚蓝微微出神地望向清冷月光映照下的神秘夜空,以一种我看不太懂的像是在回忆什么的神情。他复又认真地看向我,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上扬弧度,“您是一位好父亲”,他最后说。

叶月

咲子的身体一天天衰弱下去,睡着的时间也一天比一天多,我和妻子看在眼里,痛恨着自己的无能为力。直到有一天,那个小护士向往常一样来对咲子的身体做例行检查,突然变换的磁性声线把我们三人都吓了一跳。我简直无法形容当他表明身份的那一刹那女儿脸上那欣喜至极的表情,当然,还带着一声元气满满响彻整栋病院的尖叫。女儿急急忙忙地赶我们出去,让我们留下她和她的基德大人单独相处。我看了看还身上穿着护士服的基德,他微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让我放心就好。他在病房里陪了咲子整整一天,直到咲子玩累了再也撑不住眼皮,被他轻轻哄着进入了梦乡。在这期间不时从屋里传来女儿开心的笑声,那声音里恍如隔世的熟悉感让妻子瞬间湿了眼眶。


长月 

在那之后怪盗基德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看她,有时是易容成来检查的医生,有时是变装成来照料的护士,还有时会打扮成来打扫的清洁工。但神奇的是在我和妻子毫未察觉的情况下,几乎每一次基德的变装都会她识破,那时基德脸上似真似假的懊恼表情总是会让她开心地在床上滚来滚去然后噗地笑出声。他会在病床边用娴熟的手法变一些小魔术,或是半真半假地讲一些他在各地行动时或惊险或有趣的故事。在那个决定我女儿生命的手术进行前的那个晚上,我看到基德俯下身吻了吻她的额头,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后来女儿告诉我当时基德对她下了预告函,说会偷走她所有的病痛。

神无月 

手术成功了。

霜月

咲子的身体状况以令医生都惊奇不已的速度渐渐好转了起来。在基德又一次来看她的时候告诉我们在以后的一段时间内他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了结,所以这会是他最后一次过来,咲子的手术成功愿望也达成了,他也算是圆满地完成了我托付给他的任务。那天咲子的眼睛有点儿红,她拽着基德的衣角说基德大人你看,然后聚精会神地低下头,深吸一口气,用在我看来都略显笨拙的手法在原本空无一物的双手中变出了一枚小小的硬币,然后期待地递给基德。基德毫不吝啬地夸赞,回赠了一朵玫瑰花,神情柔和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在病房门外,基德似乎理解我的欲言又止,笑意满满地开口,“警官先生不用太感谢我啦,能被这么可爱的小小姐喜欢是我的荣幸”,随即稍稍正色,似乎有一种熟悉的凛冽气息在身边悄然散开,我听到他轻哼一声,“以后就算被抓住了也是我技不如人,您不需要为难什么。当然,前提是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

师走

对怪盗基德的感激被我深藏在心底,虽然在中森警官的指挥下我依旧全力参与每次追捕行动,但或许我对那个嚣张妄为的小偷的有些看法早已悄无声息地转变了。听说基德和那个小侦探联手协助警方彻底瓦解了一个上个世纪起就存在的犯罪组织,然后在举世震惊中自首了。我决定出庭作证。



Fin.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