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2

 

 

 

用过晚饭后白马探四处磨蹭了好久才慢慢走向自己房间的方向。

 

自从被父亲告知他的专属奴隶已经被找好了之后,他就一直保持着一股烦躁的心情,在心里挣扎了半天,最后不得不叹息着接受了自己房间里正存在着一个陌生人的事实。

 

这时候的社会等级制度分明,按照规定每位成年的贵族少爷小姐们都必须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奴隶。那些分工明确的家仆们只需负责一项工作,清洁屋室、提供饮食、打理花园、或者管理马场,每个人都各司其职。

 

专属奴隶则不同。

 

他们从被带进府邸的那一刻起,就对服侍主人的各个方面都负有全责,不仅是照顾主人的饮食起居,同时也必须负责纾解主人的欲望。

 

遵从主人的一切命令,满足主人的任何要求,这就是一个专属奴隶的行为准则。

 

他们天性就该被训练得如此。

 

 

不想要一个奴隶的想法并不意味着寻求清教徒一般的生活,白马探身为一个杰出的贵族子弟,行为处事中无时不透露出一种与生俱来的优雅,自然也具有同其他人一样的优越感与征服欲。

 

自成年礼结束后一直不肯接受父亲送来的任何一个专属奴隶,只是因为在他的心底还存留着一个模糊的小小身影,多年前那个拉着他在草场上放肆奔跑着的少年始终在他的脑海中挥散不去。如果一定要完完全全地拥有一个人,白马探除他以外并不作他想。

 

之前白马探碍着对方与自己相差无几的地位,只能把这无法言说的想法永远压抑在心底,这种龌龊的心思哪怕流露出一丝一毫,都是任何一位贵族绝对无法容忍的极大侮辱。

 

但是自从当年突然传出黑羽盗一伯父被捕,随即自杀狱中的消息之后,他唯一的儿子黑羽快斗便下落不明。一个原本是贵族身份的少年,在尚且年幼的时候逢此剧变,今后的遭遇甚至生死他根本不敢深入想象。

 

所以成年后的这两年来,白马探都宁愿身边那个位置一直空着。

 

直至今天。

 

已经确立为某个人专属奴隶的那个人,会在身上的隐秘位置被打上主人所在家族的烙印,并且终生都无法消除。若在之后与主人所相处的时间里被厌烦,主人有权将其贱卖去国家的特殊机构,而在那里聚集着的,被抛弃的奴隶们的下场,从来不会有人闲得无聊想去知道。

 

也就是说,父亲已经不顾自己的意愿,强制将那个还不知道是谁的人和自己绑定在了一起。如果现在自己不要,他只能面临着被送走的下场,而这种处治却并不是他应得的。

 

不管怎样,父亲亲自挑选的人应该还不错,如今的他只希望那个人能安守奴隶的本分,不要想着奢求什么他的宠爱了。

 

 

“探少爷,按照老爷的吩咐,您的奴隶已经准备好自己,在您的房间里候着了。”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寺井爷爷,下去休息吧。”

 

“是,少爷。”

 

点点头让打理着整个庄园的寺井管家告退,白马探默默叹了一口气。他怀着一种莫名复杂的心情,终于抬起手轻轻推开了那扇让自己和那个人只有一线之隔的房门。

 

 

少年就安静的跪在靠近床边纯白色的羊绒地毯上。

 

他的头部顺从地低低垂下看不清长相,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身前半米处的地板,修长的脖颈上戴着黑色的皮质项圈;身上只穿了一层薄薄的白色布料,青涩的身体在其后若隐若现,堪堪被遮盖到隐秘部位以下的位置;他的双手被精致的镣铐锁住背负在身后,肩部微张,腰部挺直,白皙的两腿分开一个标准的角度,双脚一起合拢在身后。

 

简直是一个令人赞叹的完美跪姿。

 

白马探感觉从眼前的少年身体的每一处,都正散发着一种独特的诱人气息,无一不向来人示意着任君采撷的态度。

 

在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白马探就已然为这如此优雅的姿态而心动。

 

 

TBC.


评论(9)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