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3

 

 

 

扑通、扑通、扑通、

 

白马探轻轻吐出一口气,想要平复下不知何时悄然加速的心跳,自嘲地想着身为主人的自己,居然在面对一个从未谋面的奴隶时如此紧张不已,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般,传出去简直贻笑大方。

 

然而不管内心的想法有多狼狈,白马探的面上始终不动声色。

 

他努力让自己维持着一个漠然的表情,冷冷淡淡地开口:

 

“抬起头来,告诉我你的名字。”

 

从刚才推门声响起直至现在都好像无动于衷的少年,此时缓缓伸长脖颈微扬起头,但仍然小心翼翼地让自己的视线落在白马探的脚边,柔和的声音却硬是让白马探听出一丝暗藏的清冷:

 

“黑羽快斗。”

 

“……”

 

白马破功。

 

“快斗?”再也不顾什么主人形象,白马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瞬间升起的期待脱口而出,“你是黑羽快斗?!”

 

“是的,主人,”地上的一直安安静静跪着的少年大胆的抬起头直视着白马,乖巧地眨了眨蔚蓝的眼睛,表现出一脸无辜,“我是黑羽快斗。”

 

“……”

 

白马探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儿,然后沉默的从床边的柜子上拿过钥匙,松开了黑羽被镣铐牢牢锁住的双手,手腕上由于时间太长已经勒出一圈细细的红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分外惹眼。

 

直到白马探在床边坐下,黑羽都只是微微转了转身子,让自己正对着白马的方向,除此之外再无一丝多余的动作。

 

 

刚才的稍加试探换来的是对方的一阵沉默,这让黑羽快斗完全摸不清白马探对待自己的态度。

 

当他知道自己要成为白马探专属奴隶的时候,在内心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完全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欣喜。和其他不认识的、或许还会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癖好的纨绔子弟比起来,幼时相识的白马探,简直是一个在他梦中才会出现的选择。

 

不过转念一想,白马探却也恰恰是他最不希望遇到的人。

 

毕竟他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贵族的小少爷了,巨大的身份落差让他忍不住想要远远地逃离这一切。被剥夺一切权利,连自由都是奢侈,只能乖乖任人摆布蹂躏,沦落到这种屈辱地步的自己,他真是至死也不想让白马看到。

 

所以对于白马伯父,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该痛恨还是该感激。他对于父亲和伯父的关系并不了解,只是从年幼时父亲时不时带着自己去拜访来看,大概两人还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只是自父亲走后,所有人都因他的罪名躲得远远的不说,生怕一不小心得罪了教会连累到自己身上。若不是白马伯父将自己送去古堡中的特殊机构,教会的迫害与周围人的落井下石,他明白等在自己面前的只会是死路一条。

 

只是以奴隶的身份这样苟且偷生,和被迫害至死相比,谁又能说清到底哪个更糟糕?

 

白马伯父在书房里告诫他的话还犹在耳边,对于会把他当作自己第二个孩子一样照顾的话,黑羽快斗在心里摇摇头也只敢当安慰听听。

 

跪在白马探床边的那一刻起,他就对今晚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做好了自以为还算充足的心理准备。他并不想让自己表现得刻意讨好,安守一个奴隶的本分大概是他现在唯一的选择。

 

只是一想到白马即将看到这种低贱姿态的自己,眼里可能会有的厌恶和嗤笑,他就忍不住害怕得微抖。那种神情,是压毁他辛苦营造的所有心理防线的唯一一根稻草。

 

黑羽快斗在心里微微摇头,觉得自己真是奢求太多。

 

时至今日,已经戏剧性的演变成主奴关系的两个人,肆意玩闹与年少轻狂的幼时建立起来的情谊,又还能剩下多少呢。

 


TBC.


卖萌打滚求回复嗷嗷嗷QAQ


评论(2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