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4

 

 

“你不需要这么小心翼翼地对我,快斗,”终于受不住房间内令人几近窒息的压抑气息,白马探想着自己要是不开口,对方大有一直沉默下去的架势,“我说过你是我的朋友,还记得吗?”

 

“那已经是七年前的事了,主人。”黑羽快斗依然维持着优雅的跪姿,低垂下头,“我有对自己现在的身份所该有的自觉。”

 

“关于这点,我很抱歉……父亲说要送给我一个专属奴隶的时候我并不知道那就是你。”

 

“您不需要感到任何的抱歉,主人。相反,我很感激白马老爷这么做,比起其他人来说服侍您简直要好太多。”

 

虽然明白快斗说的是实话,但是这种语气就是怎么听都不舒服。白马叹息一声,俯身拉过黑羽被勒红的手腕轻轻揉着,

 

“你非要一直这么跪着跟我说话吗?我允许你坐到我身边来,快斗。”

 

“……是。”

 

抬起头仔细确认了对方的表情并无玩笑之意,黑羽在白马认真又略带了无奈的眼神注视下从地毯上缓缓站起身,脑中却突然传来一阵眩晕,双腿也因为长时间的跪立早已僵直,他一个不稳就踉跄着向一边倒去。

 

然而黑羽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白马在他即将摔倒在地板上的瞬间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却由于惯性导致两个人一起向后倒在了床上。

 

还是以白马被压在下面的姿势。

 

“……”

 

“……”

 

虽然刚才的事他无法控制,但这仍然是对主人极大的冒犯,认识到这一点的黑羽快斗急忙慌慌张张地想要起身,却被白马伸手拦住。

 

“本来看到是你,我就放弃了本来想要纾解一下的念头,却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主动。”似乎是觉得快斗受到惊吓的小表情很有趣,白马不禁想要出言逗一下他,语气里满满的调笑之意,

 

“既然这样,我可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哦。”

 

“……”

 

意识到白马正在说什么的黑羽快斗身体瞬间僵直,该来的事终归是逃脱不掉。他暗暗定了定心神,重新直起身跪坐在床上,抬手脱去自己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遮蔽作用的衣物,仔细叠好放在一边,垂下头努力控制住自己声音里的颤抖,低声询问:

 

“您想要我怎么做,主人?”

 

 

白马在黑羽脱去衣服的那一瞬间就仿佛被夺去了呼吸。

 

 

少年颀长的身躯略带着青涩,却充满了美好,就这样于此时此刻全部暴露在了空气中,以一副全然交付的姿态呈现在他的眼前。

 

暗中肖想了多年的人如今就在他咫手可得的地方,白马探毕竟是个正常的成年男人,无论是感情还是欲望又都被压抑了太久,饶是他定力再好,也几乎就在一刹那间感觉到一股暖流冲向自己的小腹,下方的隐秘之处也隐隐有了抬头的趋势。

 

本来的一句玩笑,却眼看着因为对方的一个动作便要演变成现实。虽然并不打算真的做些什么,但白马仍是忍不住伸出手去,轻轻抚摸上对方的身体。

 

感受到被自己触碰到的瞬间少年身形的轻颤,手下的肌肤触感细腻柔滑,远远超越了他之前在梦境中的所有想象。

 

当无数个夜色降临,黑暗笼罩住整个世界的时候,白马探总是独自一人坐在床边,静静的想象着当初年幼的少年长大后的模样,幻想着隐藏在衣物遮蔽之下的究竟会是怎样的景色,在脑中勾绘出二人身躯交缠的图景,然后喘息着带领自己攀上极乐的巅峰。

 

如今这幅身躯就这样赤裸的呈现在自己眼前,因害怕在自己的手下微微颤抖着,却始终没有任何反抗的举动,这种场景简直美好得让他忍不住为之叹息。

 

白马探用右手指腹围绕着项圈在黑羽快斗光滑的脖颈上划过,在胸前的小巧上绕过几圈,环到腰部揉捏,再一寸一寸向下游走,经过柔软的臀瓣时忍不住停下流连了一会儿,五指虚张用掌心堪堪拢住,再恋恋不舍地滑向下方的大腿,最后收束在少年蜷在身后的白皙脚踝。

 

白马探似是被诱惑般的向前俯下身,吻住少年柔软的双唇,伸出另一只手托住他的后脑,让两人的身躯一起缓缓沉入舒适的床榻中间。

 


TBC.



评论(10)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