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5

 

 

黑羽快斗顺着白马探的动作躺倒在床上,在他压上来的时候,竭力抑制住自己条件反射想要推开对方的反应,任凭自己被身上的男性气息渐渐包裹,双手被拉过头顶紧紧压着,束缚着他再也无法逃离分毫。

 

感觉到自己的唇被温柔的摩挲了半天,却始终不见对方有进一步的动作,疑惑之间黑羽快斗才慌张的想起自己还一直紧紧抿着嘴,然而按照过去接受的训导,他本来应该主动张开口以迎接对方入侵的。

 

白马探在黑羽快斗唇齿松动的那一瞬间就迅速将舌头伸了进去,先是在外围仔细舔舐了一圈他的牙龈,然后逐渐深入口腔内部,不由分说地缠绕住黑羽灵巧闪避着的小舌,霸道而又不失温柔的在黑羽的口中肆意搅动,吸吮,好像就要这样将他吞吃入腹一般。

 

直到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白马探才意犹未尽的放开黑羽的舌头,就在即将退出去的时候又不禁伸向对方的牙齿,直至从左至右舔舐过每一颗之后,才心满意足地放开这个在黑羽嘴中肆虐了许久的吻。

 

白马探抬起头向后微微退开,却因着这个动作带出早已交换在一起不知是谁的唾液,几根银丝就这么悬在空气中,黏在两个人的唇齿之间,白马在顺着对方唇角舔干净时候看见黑羽因害羞而微微发红的脸。

 

不过——

 

“你能不能告诉我,快斗,”白马问出从刚才开始就有的疑惑,“为什么你几乎都不会喘?”

 

想想憋不住气一直喘息着的自己,这让他觉得很有种挫败感。

 

“因为……”黑羽微微偏开头,“为了能让主人吻得尽兴,我受过相应的训练。”

 

想了想突然觉得不对,他又急切地转过头直视着白马的眼睛补上一句,“不是你想的那种训练方式!除了你,我从来没有被其他人碰过!”

 

“噗——”

 

白马探看着黑羽快斗像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般的表情,觉得实在是好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将被折腾得乱成一团的毛一点一点捋顺。他承认自己确实被黑羽脱口而出的那句“除了你”取悦了。

 

“小傻瓜,你以为我在想些什么?而且你不觉得眼下这种场景,说这些一点儿都不浪漫吗?”

 

“……明明会在接吻时数牙的人才更煞风景……”

 

“……”

 

装作没听见黑羽快斗默默低头抱怨似的咕哝,白马探抬手轻轻捏住他的下巴,故作危险的眯起双眼,

 

“嗯?这是回答主人问话时该有的态度吗?”

 

“对不起,主人。”黑羽颤抖着向后缩了缩身子,“您要惩罚我吗?”

 

白马探叹了口气,看来他以后不能随便开这种玩笑了,他的快斗现在俨然就像只乖巧的小兔子,稍微有点什么动静就会受惊。他怜惜的将对方搂在怀里,轻声安慰着,

 

“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就惩罚你呢,快斗。去穿上衣服吧。”

 

“我做错什么了吗?您为什么……”黑羽咬咬唇羞耻的说出那几个字,“您为什么不要我?”

 

虽然惊讶于白马探不打算继续进一步的动作,黑羽快斗不禁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同时努力令自己不去在意胸口间隐隐存在的失落感。

 

一般来说,像他这样的专属奴隶在遇见主人的第一晚,就必须按照惯例将自己交付出去,既有利于确认奴隶对自己的忠心,也表示主人对他服侍技巧的认可。

 

可现在……

 

白马探看着眼前说完话就不知神游去了哪里的人,无奈的站起身拿过被黑羽刚才叠好放在一边的衣服,仔细地帮他穿在身上。虽然隐约透明的感觉不是太好,但深更半夜他也不好意思打扰仆人特意去准备衣服了。

 

“别乱猜了,我远比你想象中的更想要你。”

 

望着黑羽快斗因为他一句话瞬间红得发烫的脸颊,白马探忍不住抬起手轻轻轻拍了拍,

 

“只是看着你刚才身体僵硬的简直跟要献祭似的,我又怎么舍得在你不情愿的时候强迫你呢。我会等着有一天,你心甘情愿得将自己全身心的交予我。”

 

一手揽过黑羽快斗躺下来,白马探细致的为对方掖好被角,却听见怀里的人还在小声嘀咕着什么,“可是按照规定,我应该睡在床脚的地板上……”

 

“那些见鬼的规定。”白马觉得自己今晚的叹息实在是有点太多,索性直接拉过被子蒙住了黑羽的头,“我允许你睡在我身边。现在,睡觉。”

 

黑羽快斗挣扎着从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把脸依偎在白马胸前,有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晚安,白马小少爷。”

 

“晚安,快斗。”

 

 

寂静的夜晚已经过半,夜空中繁星闪烁。

 

清冷的月光顺着落地窗的方向,柔和得散在床边,搂着怀中梦寐以求的人已经进入熟睡中的白马探,并没有注意到少年眼中一闪而逝的复杂光辉。



TBC.


没有肉哈哈哈哈(滚)


评论(1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