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7

 

 

黑羽快斗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白面包,怔怔地举起双手接了过来,还不忘下意识恭敬的说声“谢谢主人”。

 

对着手里的面包看了半天之后,黑羽快斗终于低下头,将白马探递给他的早餐一小口一小口地咬进嘴里,黄油醇和的奶香立刻在口中四散开来,熏肉的细腻混合着酥软的面包不断刺激着他的味蕾。

 

本来这些食物对于平民来说难得一见,但是在贵族的餐桌上却十分常见,至于自家变以来一直都只能以粗粥就着谷物和豆子为食的黑羽快斗,这类食物实在称得上是此生再也无缘的奢侈品。

 

饶是黑羽快斗这些年来,对于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都早已变得毫不在意,在从白马手中接过食物的那一瞬间,也不禁感到被压抑在心底多年来的酸楚委屈痛苦怨恨都一股脑得涌了出来,几乎就要在眼角化成一阵泪意。

 

黑羽快斗就着白马探在自己头发上来回抚摸的动作,渐渐放松下身体,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腿边,使劲闭了闭眼。

 

白马探感受到身边的人终于肯稍微放松下来依靠一下自己,欣慰的笑容在脸上还没成型,就注意到围绕在他周围不同寻常的气息。

 

伸出手抚在黑羽快斗的背上一下一下地拍着,白马探静静等了一会儿才俯下身,尽量用他所能发出的最温柔的语气,附在黑羽耳边轻声说,

 

“起来吧快斗,我们一起出去走走。”

 

 

 

白马伯爵的庄园依造地势建立在一片广阔的土地上,宏伟的主建筑四周皆屹立着高耸的塔楼,以供侍卫俯瞰庄园里的每一处角落,从而更好地守护着此处的宁静平和。

 

庭院里青灰色的砾石细细铺就成一条条曲折的小径,连接起分布在各处的房屋。清澈的溪流蜿蜒在坚固的围墙外部,环绕起整座城堡,与四周辛劳耕作着的村落住户分隔开来遥遥相望,界限分明。

 

道旁偶有分布的几棵栎树,即使在料峭的初春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的树冠经过府邸内园丁的精心修剪,造型如华盖般引人神往。

 

嫩黄的芸香草均匀的铺满了湿润的土壤,在新绿的叶芽中央含苞待放。

 

远处象征着理性的鼠尾草花茎稍高,一簇一簇的淡蓝花束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空中飘散起一阵独特的清香,安抚着令所到之人不自觉的定下心神,渐渐归于平静。

 

黑羽快斗亦步亦趋的跟在白马探身后,却始终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让白马探就算伸出手也刚好碰触不到衣角。

 

正如他们再次相见后,黑羽快斗对待他的方式一般,看似略为刻意的讨好背后,却总是笼罩着一股疏离与淡漠的气息,悄无声息地缠绕在二人之间挥之不去,却又偏偏令白马探感到无可奈何。

 

或许时间会替他抚平一切伤痛与罪恶。

 

少年正望着蔚蓝的天空微微出神,白马探体贴地停住脚步,回过身看向身后,眼神里悄然溢出的,是从来不曾表现出的柔和。

 

黑羽快斗在白马探毫不掩饰的注视下终于回过神,动了动嘴唇刚想说些什么,就突然被散落在围墙角落里的几株黑紫色植株夺去了视线。

 

他蹲下身拾起一朵掉落在地的花朵放在手心,米白色的花蕊被包裹在杯状的暗黑色花瓣之间,似乎在阴影里闪烁着诡异的幽光。

 

白马探在黑羽快斗询问之前就开口解开了他的疑惑。

 

“这种花的学名是黑嚏根草,又别称圣诞玫瑰。传说在耶稣降生在伯利恒之时,有一位女孩由于没有钱为他买礼物而伤心的哭泣,眼泪所落之处便长出了这种花。兴许是哪个仆人买来偷偷种在这里的吧。”

 

说到这里白马探顿了一下,想了想又补充道,“嚏根草既是非常珍贵的草药花,却同时又是含有剧毒的植物,所以也会有一些散布巫术的人四处谣传,被认为它可以用来召唤恶魔。”

 

“哎,是这样吗?”黑羽快斗神情复杂地望向掌心看似脆弱的花瓣,仿佛下一秒它就会随风消逝得无影无踪,“令人趋之若鹜却偏偏又会致人于死地呢……”

 

听着黑羽快斗的低声喃喃白马探突然没来由得感觉到一阵心悸,不禁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莫名情绪在暗处狠狠皱了皱眉。

 

他拉起还蹲在地上似在若有所思的黑羽快斗,语气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急促,“还记得我们小时候那个马场吗快斗,我带你去那里看看吧。”


 

TBC.

 

抱歉难产的我终于更新了……

鼠尾草 

黑嚏根草

 

评论(1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