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渔夫与鱼 / 新快

  阿死生贺www

 @phhh   父皇大人生日快乐!!!



  Q1

 

 

黑羽快斗斜着身子舒服的倚靠在浅海的礁石上,后脑勺枕着在头顶交握的双手,微微眯着漂亮的蓝色眼睛,轻声哼唱着不知是哪个遥远年代的古老童谣。

 

初夏的阳光足够温暖却并不炎热,恣意的铺洒在广阔的海面上,照的黑羽快斗浑身都暖洋洋的,早已不知神游去了何方。

 

他忍不住闲闲地伸了个懒腰。

 

顺着修长的腰线向下缓缓延伸,巨大的鱼尾被恰到好处的隐藏在漾着微波的水面以下,有鱼鳞密密麻麻地覆盖住整条尾部,在暖阳的映照之下反射出若隐若现的亮光。

 

这里是一处远离陆地的海域,在海面的中央屹立着一座幽静的小岛。岛上有一座地势并不陡峭的小山,上面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和争奇斗艳的花草。

 

偶尔有一两只小巧的鸟儿踩着绿油油的叶子敏捷地穿梭出繁茂的密林,轻快地蹦跶到黑羽快斗顶着的一头鸡窝似的乱毛上,唧唧啾啾的应和着身下的鱼发出的愉悦音调。

 

或许在遥远遥远的远方,那没有海水与波浪的地方,存在着广袤的土地与肥沃的土壤,孕育着与此间世界截然不同的生命物种,他们一辈又一辈地繁衍生息,独特的智慧造就出了灿烂辉煌的文明,让蜉蝣般短暂的生命不至于彻底殒灭,宛如沧海一粟,在茫茫的历史长河之中得以留下些许生存过的痕迹。

 

黑羽快斗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

 

人鱼漫长的生命让他早已不在意幼时的睡前故事,虚渺的传说在柔和的声音中被娓娓道来,坐在珍珠蚌床的旁边一直温柔的注视着他的母亲,身形也渐渐变得模糊,最终消逝在了遥远的记忆当中。

 

身后的树林中突然传出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轻微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无数倍萦绕在黑羽快斗耳边,让他瞬间惊醒,立即调动自己周身的所有感官,发挥出最大的警觉地观察向四周。

 

 

  Q2

 

 

工藤新一原本夜观星象,算出今天应该天气甚好,怀着满载而归的梦想自信满满地出了海,驾着自己的小木船在一望无际的海上得意地摇啊摇。

 

却未曾想天有不测风云,眼看着原本平静的海面瞬间就掀起了滔天巨浪,汹涌的波涛一下就将他拍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小岛上。

 

右手挥舞着自己仅剩的一只船桨,工藤新一从密林深处一路披荆斩棘,不知耗费了多少时日之后终于钻出来见到了太阳。他深深吸进几口海边的新鲜空气之后,眼尖得发现了隐藏在礁石背后的身影。

 

不曾料想过这里会有人烟的他瞬间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的朝前扑了过去。

 

“那个——”

 

“啊——”

 

“……”

 

工藤新一望向眼前倏忽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身影,神情抑郁。

 

脚下海水的倒影里,自己浑身沾满了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叶子花瓣,又被黝黑的泥土糊了一脸,煞是狼狈的样子简直貌比深山老林中会捶着胸嗷嗷直叫的野人。

 

对于不明生物逃跑的动机恍然大悟的工藤新一不禁悲从中来,浓厚的幽怨气息以他为中心源源不断地飘散到四周,整个人呈现出一副生无可恋状。

 

黑羽快斗将整个身体埋在水里,躲在礁石后面只露出一双不停眨啊眨的眼睛,对视上对方眼神的瞬间感到后背一凉,浑身颤颤的打了个激灵。

 

观察了一会儿他疑惑地立起上身,忍不住“咦”了一声。

 

“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人类吗?”

 

工藤新一刚想白出一个鄙夷的眼神冷冷的反问一句“难道你不是人吗”,就看到黑羽快斗僵硬着身子直挺挺的向后倒去,然后四仰八叉地摔在了柔软的沙滩上,之前隐藏在水面中的鱼尾终于完全显露在了他的眼前。

 

“……美人鱼?!”

 

原来在两人许久的凝望对峙中,四处漫延的海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退了潮,而失去了海水支撑的黑羽快斗,自然无法只凭借鱼尾站立在沙滩上。

 

“水……呜呜……给我水……”

 

“……”

 

工藤新一突然觉得搁浅之后胡乱扑腾着鱼尾的这只生物莫名很萌。

 

 

 

Q3

 

 

虽然私心想再看一会儿对方像条干涸的鱼一样躺在地上蹦来跳去的样子,工藤新一还是捂了捂自己的良心,快步跑到海边捧起水径直浇在黑羽快斗的脸上。

 

并没有意识到地上的人鱼正大张着嘴直叫——

 

“咕噜咕噜……噗……鱼啊啊啊啊……”

 

“……”

 

黑羽快斗沉浸在海水的清凉中还没来得及感谢对方,就突然发现自己的嘴里似乎有东西正在一蹦一蹦戳着他的脸,意识到那是什么的他脸色瞬间煞白,哇的一口吐了出去,就惊悚得看见落在地上无辜的小鱼正垂死挣扎中。

 

“你……”工藤新一觉得今天见到一条传说中的人鱼就很不可思议了,更惊奇的是这条人鱼居然还怕鱼?

 

“看什么看!没见过人鱼怕鱼啊!”

 

依然惊魂未定的黑羽人鱼没好气的脱口而出,结果一抬脸就发现对方居然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语气里充满了真诚,

 

“确实没见过。”

 

“……”

 

看着黑羽快斗无言以对的表情,两颊的鱼鳃气得一张一合,工藤新一忍了忍还是把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

 

“作为一条怕鱼的人鱼,这么些年你究竟是怎么直视自己的?”

 

“……”正中红心,一枪毙命。

 

黑羽快斗默默扭过头双手捂脸,打死都不承认他至今不敢直视自己下半身的事实。



Q4

 

 

工藤新一上前俯下身,将还躺在地上的黑羽快斗扶到浅海,却发现手下的身躯抬起来意外的轻。

 

他蹲下身将对方揽进自己怀里靠着,低下头深情注视着人鱼的眼睛。

 

“你好,我可爱的小美人鱼。我叫工藤新一,是个渔夫。”

 

“黑羽快斗,是……人鱼……渔夫是做什么的?”

 

“捕鱼、卖鱼、烤鱼、吃鱼,大概就是这样?”

 

“……”随着工藤每说出一个词黑羽快斗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了下去,“你不觉得对一条人鱼说这些实在是太残忍了吗!”

 

被怀中炸了毛的小动物委屈的小表情所取悦,工藤新一愉悦的决定帮对方顺顺鳞。

 

黑羽快斗的尾鳍呈现出半透明的清澈蓝色,细小的鳞片被阳光照耀得闪闪发光,无意识轻轻拍打着水面的动作,让下面米白色的细腻沙粒随着水波漾起了小小的漩涡。

 

工藤新一完全被眼前奇特的景象所吸引,仿佛不受控制地伸出手抚上黑羽快斗下身与人类截然不同的构造,手指之下人鱼的肌肤触感冰凉细滑,令他不忍释手。

 

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抚上自己的那一瞬间就僵直了身子,感受到手指细致地数过每一个小巧精致的鳞片,在自己身上四处游走。

 

他扭过头去,不禁轻颤着向后缩了缩。

 

“你的鱼尾明明就是自然的恩赐,为什么要害怕呢?”

 

黑羽快斗感到自己的头被一股温柔却不容反抗的力道掰了回来,立即紧紧闭上眼睛死活不肯睁开。

 

“鱼鳞什么的……难道不会觉得很可怕吗?”

 

“我觉得非常漂亮呢。而且……”工藤新一的语气里似乎充满了无奈,“你再怎么逃避也改变不了自己是条人-鱼的事实,快斗。”

 

被特意强调了身份的人鱼不顾害怕冲着工藤新一气鼓鼓地瞪圆了双眼,“你没听说过鱼艰不拆吗!”

 

 

Q5

 

 

工藤新一费了不少工夫才从小岛上找齐做木船的材料,其中还包括黑羽快斗从海底深处衔来的用作加固的特殊海藻。

 

每当工藤新一在岸边敲敲打打的时候,人鱼都会靠在不远处的礁石上用尾巴无聊地拍打着水花晒着太阳。

 

有时工藤新一会递给黑羽快斗一些岛上成熟的甜甜浆果,而黑羽快斗也偶尔会从海里捞出几颗结着珍珠的白色壳蚌甩到岸上。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工藤新一制作的小船终于竣工。

 

他坐在船上看着人鱼依依不舍却又不肯开口挽留,一时心痒展开言语攻势晓之歪理动之真情,终于成功的诱拐了纯真不谙世事的人鱼一起回到了熟悉的小镇港口。

 

一人一鱼刚想温存一会儿却正好碰上前来卖鱼的服部平次,有着黝黑又朴实面容的收购商远远地就咧开一口白牙扯着嗓门打招呼,“哟~工藤~~你小子这次又捕了多少鱼回来啊~~~”

 

感觉到身边的人鱼瞬间黯淡下去的神情,工藤新一看到黑羽快斗默默地咬着下唇,“你既然是个渔夫身边肯定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各种各样的鱼,你根本不需要我……”

 

“傻瓜,可是这个渔夫已经捕到了这世上最美好的人鱼呀。”

 

 

 

END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