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8

 

 

 

“你好啊,白马家的小少爷。我叫黑羽快斗,请多指教啦~”

 

“白马探,请多指教。”

 

年纪尚幼的白马探因着这格外开朗清亮的少年音愣了一下,贵族良好的教养令他瞬间回过神,点点头表示彼此算是互相认识了。

 

面前伸着的小手指骨分明却略显圆润,依稀能看出日后修长灵动的影子。

 

他伸出手与对方的交握在一起,从掌心不断传来丝丝麻麻的暖意,顺着他的手臂攀附而上,最终传至胸口引起一阵突如其来的莫名悸动。

 

 

“我与黑羽子爵还有要事相商,探,你带着快斗去四处转转吧。”

 

白马探在父亲不容拒绝的口吻中低声应是,转过身用眼神示意黑羽快斗随他离开,以免打扰了父亲们之间的谈话。两人走出门外有一段距离之后,黑羽快斗突然松了口气般地吐了吐舌头。

 

望着白马探向他投来的疑惑眼神,黑羽快斗抬起手挠挠自己毛茸茸的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开口解释道。

 

“你不觉得刚才那屋子里的空气实在太压抑了嘛,严肃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真是的,感觉像大人们每天这样活着好累啊~”

 

边说着还边故作成熟姿态地摆摆手,重重地叹出一口气。好似从来没见同龄的贵族孩子露出过这种神情,那装模作样的新鲜样子令白马探忍不住歪歪头轻轻笑出了声。

 

“喂喂,你笑成这样是什么意思啦!”误以为对方在嘲笑自己的黑羽快斗有些恼羞成怒,“你父亲都说让你带着我去逛逛了,那我要去看你们家的马场!”

 

 

 

白马府邸声名在外的除了宏伟壮观的城堡,就要数视野开阔地域广阔的马场了。

 

这时的每位贵族都会在自己府邸的后方设有一个马场,其作用更类似于贵族子弟们的训练场,以供他们自小接触骑射,锻炼自己的骑术、狩猎、击剑、投枪等必需技能。

 

而这些除了偶有成为见习骑士以至骑士的平民之外,基本上应该算作贵族所独有的竞技运动。

 

白马伯爵家中的马场,无论是地形的合理、草地的修剪还是马匹的优良,在贵族的传闻中皆为个中翘楚,也难怪黑羽快斗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前去一探究竟了。

 

 

“哎——”草地中央传来的上扬语调表明了黑羽快斗此时心生的向往之情,“我该说果然名不虚传吗?”

 

“黑羽君过奖了。”

 

听到对方毫不掩饰的赞扬后的白马探,明明依着教养嘴上说着谦虚的客套话,却偏偏有一种止不住的自豪与得意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

 

白马探令守在一旁的侍从从马厩中牵出两匹经过严格筛选驯化的健壮的小马驹,又以以免扰了自己兴致为由命令他们全部待在原地不许跟来一步。

 

他走到银鬃的那匹旁边,身形利落地翻身上马,俯视着还站在地上的黑羽快斗,瞬间在心里升起了出言挑衅的念头。

 

抱着想要看到他会以何种反应应对的态度,白马探暗暗在嘴角挑起一个玩味的弧度。

 

“要不要骑上来试试看?”

 

黑羽快斗转瞬便察觉出对方语气中颇有一番约战之意,挑挑眉毛暗自哼了一声,眼睛里瞬间射出一股凌厉的锋芒,周身散发出的气势仿佛锐不可当。

 

“乐意之至!”

 

话音未落便一把拽住黑骝的那匹身上的缰绳,左脚猛地踩上挂在马肚旁的脚蹬,身手敏捷地翻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马背之上。

 

“驾——”

 

“驾——”

 

两个少年骑着一白一黑两匹马驹在广阔的草场上恣意驰骋着,并驾齐驱谁也不遑多让。那两道迅捷的身形据说在那天成为了白马邸一道亮丽的风景,好像还在仆从之间被拿来津津乐道了许久。

 

然而年龄尚幼的两人体力毕竟很是有限,骑着马较劲似的跑了好大一会儿,从来没这么疯狂过的两个人一直跑到身体眼看便要支撑不住。

 

他们在远离了一众侍从视线的地方,终于累得纷纷下马。在双脚沾地的一瞬间松懈了一直以来紧紧绷着的精神,将平日里时时刻刻都需要严格恪守的贵族礼节统统抛在脑后,气喘吁吁的直接向后躺倒在了地上。

 

长势良好的草地被园丁修剪得整整齐齐,围绕在两人周围正散发出一股初春独有的泥土清香。

 

黑羽快斗双手斜斜撑在地上直起一半身子,与仅有一臂之隔的白马探对视了半晌,眨了眨眼睛透露出一股狡黠的意味,突然两人一起不约而同地噗笑出声。

 

“看不出来你还挺不赖的嘛,白马小少爷~”

 

“彼此彼此。”

 

 

事后当浑身狼狈的白马探领着黑羽快斗偷偷摸摸溜回卧房,打算将自己收拾干净换身衣服的时候,却在走廊里就被刚好谈完事情的白马伯爵和黑羽子爵撞个正着,于是两个人当然免不了被各自的父亲一顿严厉的训斥。

 

黑羽快斗被黑羽盗一按着头一起向白马伯爵郑重地道了歉,之后就随着父亲一起告辞离开了。

 

 

 只是那个在穹空之下肆意挥洒着汗水和笑容的稚嫩身影,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孩童的纯真,却又在周身暗藏着不易察觉的凌厉气场。

 

那双比天空还要蔚蓝的眼眸之中所蕴藏的无尽光芒,仿佛直直刺穿了白马探跳动的心脏。

 

幼时的他并不懂这种晦涩的情绪究竟是什么,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与阅历的加深,胸口的情感日益膨胀快要喷涌而出却只能被他深深地压抑着。

 

被极度的空虚所席卷就要把他逼疯的那一刹那,被理智召回的白马探终于清楚的意识到,原来黑羽快斗早在初见时,就已经成为他心甘情愿为之沦陷的存在。

 

哪怕从此万劫不复。



TBC.


依旧是久违的更新,下一章遥遥无期……


评论(1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