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9

 

  

 

黑羽快斗重新踏入这片土地,早已被遗忘在久远年代的记忆开始显露出模糊的痕迹。

 

当同龄的贵族孩子们被庄严的城堡层层守护着,周围总是环绕着一群战战兢兢的仆从和侍卫,形影不离的跟在自家少爷小姐们的身后,生怕他们有一丁点儿闪失或不开心就会害得自己丢了饭碗被赶出门去。

 

他们就如同温室里最为珍贵的花朵一般,每天上午学习一些矫揉造作的贵族礼仪,下午在庭院里细细品尝着仆人精心泡制好一壶清茶,顺便伸手逗逗几只被人类驯服的野性尽失的猎鹰和猎犬。

 

闲来无事时或许偶尔会拿出陈列在收藏室中的一把好剑,剑鞘上面造型精致地嵌入着各种昂贵的玛瑙和宝石。

 

抬手摆出一个中规中矩的持剑姿势,挽起几个非常漂亮却毫无威慑力的剑花,还没舒散开被养得浑身僵硬的筋骨,便作出一副劳累了许久的样子收剑入鞘。

 

 

 

而那时和他们一样同为贵族身份的黑羽快斗却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样子。

 

他并不在意那些异常繁琐冗杂的礼仪规矩,每每学习时都无精打采地提不起兴致,无聊地打着哈欠直到最后终于忍不住神游天外。

 

黑羽盗一发现孩子这幅样子之后严厉的训斥了他几次,却每回都在那双故作委屈表明自己会很乖的湿漉漉的小眼神中软下心肠不忍苛责。

 

虽说如此,黑羽快斗的优雅气质却仿佛与生俱来,待人接物时一直保持着极其得体的良好教养,周身也仿佛不自觉的散发出一股极具吸引力的神秘气场,配上尚显稚嫩的脸庞却没有一丝违和,仿佛这才是最符合他天性的真正样子。

 

因此当他下一秒又重新露出一副不谙世事的小小少年模样,纯真的笑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神采飞扬,往往让人以为适才的疏离淡漠都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被跳脱与自信的情绪所感染着,看到那样的笑容的每一个人都会情不自禁地温和了眉角。

 

 

 

不同于那些娇生惯养的少爷小姐们,黑羽快斗自小便对于骑射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

 

在平日里繁文缛节的礼节教育之后,黑羽快斗总是喜欢一个人待在家族空旷的训练场上。

 

察觉到这一点的黑羽盗一,以贵族子爵的身份为他请来了国内最负声望的优秀骑士亲自教导。

 

这个世纪里远离了尸横遍野的战争纷扰,并没有因战火纷飞而导致的离民失所,但在表面呈现出的一派繁荣祥和的社会背后所隐藏的,却是教会与皇权之间的势力倾轧,领主与大臣之间的权利争夺。

 

暗流涌动之下异军突起,而身为骑士参战的赤井秀一,就在这一时节于残酷无情的战场之上开始展露出致命的锋芒,率领着一众士兵英勇厮杀智计频出,在近身战中将敌军尽数歼灭,终于一举成功平定了叛乱凯旋而归。

 

他本人也因此战而在国家中声名大噪,赢得了立志成为优秀骑士的一众少年们心中的无限敬仰。

 

然而那在传闻中面容冷峻作风凌厉又深不可测的骑士,真正接触起来却并不如黑羽快斗想象当中的那么难以相处。

 

 

 

赤井秀一在教导黑羽快斗的过程当中无疑保持着极为严苛的态度。

 

他并不在乎对方实际高于自己的贵族地位,也无视了对方尚且幼小的年龄,只是一丝不苟的行使着自己所被赋予的权利,尽心尽责的教导着黑羽快斗骑马、射箭、击剑等他想要精通的各项技能。

 

刚开始训练时黑羽快斗一次次地因为掌握不好平衡被狠狠地摔下马,使劲射出去的弓箭总是毫无准头的零星插在树上,举腕刺出的长剑也经常拿不住被震落出手。

 

每当这个时候一直默默守在一旁的寺井黄之助,总是会被小少爷看似危险的处境吓得心惊胆战,却奈何自己又没什么劝慰的立场。

 

虽然不明白快斗少爷为何要这样拼命的训练,对于盗一老爷熟视无睹甚至还隐隐有些鼓励的态度更是感到疑惑不解,年老的管家只能心疼不已地上前为少爷细心擦拭掉沾了满脸的汗水和泥土。

 

赤井秀一望着面前的孩子在与他对战练习的时候,明明浑身狼狈眼中却充满了愈挫愈勇的不屈战意,那倔强坚持的神情让一直以来冷心冷清的他也忍不住想要出声赞赏。

 

 

 

在骑士的严苛教导和磨炼之下,黑羽快斗凭借自身的的聪慧与刻苦突飞猛进着。

 

他的骑术日益精湛,毫无顾忌地策马驰骋在广阔的训练场之上;他用左手握弓右手搭箭,水平向后拉到满弦瞄准目标急速射出,几乎再无虚发每箭必中;他手持长剑动作敏捷轻巧,却剑锋凌厉毫不犹豫地向前刺出。

 

自觉任务结束了的骑士向黑羽盗一简单汇报了自己的训练成果,在对方满意的称许与感谢之中告辞离开,从此踪影全无。

 


TBC.


感觉文章的走向变奇怪了是错觉吗?

没事下一章会更奇怪的(x


评论(7)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