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11

 

 

 

“……快斗……快醒过来快斗……”

 

 

……好熟悉的声音……

 

……是谁在叫我吗……

 

……我……在哪里?

 

 

“——快斗!”

 

 

 

白马探领着黑羽快斗走进马场之后,将他留在原地稍等,自己则去马厩牵过两匹品种优良的马。

 

然而等他回来的时候却察觉到黑羽快斗似乎整个人都不太对劲。

 

白马探转身走到黑羽快斗面前想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却惊异的发现对方虽然保持着眺望天空的动作,但那原本异常漂亮的蓝色眼睛,却暗淡下去仿佛消失了所有神彩。

 

与那种空空洞洞的虚幻对视着,他感觉到似乎有什么正在撕扯着黑羽快斗快要破碎的灵魂,一步一步吞噬着他堕入幽深的无尽黑暗。

 

 

 

有点点滴滴的寒意从白马探的周身渐渐升起,一丝一丝地浸入他的皮肤,缠绕进他的四肢百骸。

 

白马探在那一瞬间几乎压抑不住内心泛起的浓重不安,平日里引以为傲的冷静自持统统消失不见。

 

他不顾一切地上前双手按在黑羽快斗的肩膀上,急促地前后摇晃着他的身子动作里充斥着慌乱,他一遍遍地大声呼喊着黑羽快斗的名字,拼命试图唤回他的神智。

 

白马探望着对方的眼神似乎正一点一点地恢复过来,转而被一片迷茫所取代。

 

“白马……?”

 

终于聚焦看清眼前的情景之后黑羽快斗使劲闭了闭眼睛,逼迫自己甩掉从刚才起就一直萦绕在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过去那些无谓的记忆,再睁开时已经彻底变回了原来那双清亮的眸子,却隐隐暗含着不易察觉的幽邃。

 

他突然想起自己方才不仅无视了主人的问话,还在不清醒的时候下意识直呼了对方的名讳。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黑羽快斗急忙垂头跪下,带着惶恐的语调为自己的失礼请求着白马探的原谅。

 

“对不起,主人。”

 

 

 

白马探望着安静跪在地上的人再无一丝多余的动作或言语,转瞬间就收起了一切自认不需要的情绪,看似惶恐的语调背后带着若有若无的疏离气息,深深埋藏着的漠然情绪起不了分毫波澜,令所有人都无法轻易触及。

 

但是那抹转瞬之间便消逝的苍凉神色却并没能逃过白马探敏锐的眼睛。

 

又想到黑羽快斗刚才那副被抽去灵魂一般的空洞样子,白马探感到自己的心脏正被紧紧揪住拧在一起,疼得他几近窒息。

 

 

 

黑羽快斗感觉到脖子微痒,似乎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轻轻蹭着自己,偏过头才发现是一匹黑骝的骏马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旁。

 

那匹马屈起两条前腿低低地俯下头凑过来,从鼻子里呼哧呼哧出来的热气直接全喷在了他脸上,害得他哭笑不得地将身子后倾,忍不住抬手抚上马儿黑得发亮的鬃毛,顺滑的手感显示了它品种的优良并且一直经人精心的饲养。

 

 

 

白马探俯下身拉起跪在地上的黑羽快斗。

 

“你看,它还认得你呢,快斗。”

 

“难道它就是……?”

 

“没错,就是你当年骑过的那匹。”

 

“哎……”

 

当年还略显瘦弱的小马驹如今俨然已经成长为一匹优秀的骏马,身形挺拔四肢强健有力。

 

黑羽快斗伸出双手抚上马儿的头让它朝向自己,掌心里传来一股暖意缓缓流过身体。马儿正冲他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喉咙里似是满足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响声,让他也忍不住久违的露出温和的笑意。

 

黑色的骏马舒服地打了个响鼻,左前蹄在草地上来回磨蹭着,似乎在期待着一次重新驰骋在广袤草场上的机会。

 

白马探见此情景,对着黑羽快斗说出了和多年前同样的话。

 

“要不要骑上来试试看?”

 

 

 

黑羽快斗眼里闪过一丝微弱的亮光却又在瞬间凐灭。

 

“以我现在卑贱的身份是没有资格骑马的,主人。”

 

“我允许。”白马探拦住黑羽快斗想要后退的动作,强迫他抬起头直视着自己的眼睛。

 

“听着快斗,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黑羽快斗就是黑羽快斗,在我眼中永远都是当年初遇时候的那个样子。”

 

“还有不要再叫我什么‘主人’了,至少在只有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叫我的名字。”

 

对方无比认真的眼神与一字一字的声音狠狠撞进了黑羽快斗的心里,他感到自己的心跳飞快仿佛要鼓到胸腔之外,多年来练就的平淡无波的心绪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动摇得太过明显。

 

“……是,探少爷。”

 

这个称呼是黑羽快斗所能妥协的极限,他需要借此来时刻警醒自己与对方极为悬殊的身份差距,以免自己精神上稍有松懈就会因着对方纵容的举动悄悄升起一些不切实际的奢望和幻想。

 

 

 

白马探对他的宠溺黑羽快斗只敢默默珍惜。

 

他却绝不能以此为资本肆意妄为。

 

这些年在古堡中训练时的经历告诫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要相信有什么永远的存在。



TBC.


暗搓搓的更一发(。

之前用了三章来写回忆并不是毫无意义的,我是为了突出对比来着,这种优渥与落魄的巨大差距是会把人真正逼疯的,但是对于快斗现在的内敛性子来说,只是偶尔在出神的时候才会透露出一丝自己脆弱和无助的影子。

开头的小同学显然已经不经意的沉浸在回忆中无法自拔了,所以才需要少爷来顺毛来抚慰一点一点侵占他的内心//////

评论(9)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