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13

 

 

 

两人一马疾驰了一会儿之后,白马探放慢了速度拽了拽缰绳,伶俐的马儿似是立时会意,小跑两步顿住了前进的步伐。

 

黑羽快斗跟着白马探一起敏捷地翻身跳下马,清新的空气被源源不断地呼吸进肺里,顺便带走了体内的污浊。

 

他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一股格外轻松的气息。

 

黑羽快斗偏过头,刚好瞥见白马探正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脸上还带着欣慰不已的表情。

 

他后退两步让自己不至于因为身高的原因将头扬得太高,黑羽快斗正对着白马探让自己努力直视着他漂亮深沉的红棕色眼睛,似乎要就此无法自拔地沉溺其中。

 

然而一开口却是一本正经的口吻。

 

“请允许我郑重地向您道谢,探少爷。在各种意义上。”

 

白马探因着对方的称呼和语调忍不住皱了下眉,最终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捂着胸口故作伤心地说,“你不肯直接叫我的名字就算了,就不能只是单纯地说句谢谢吗?”

 

或许面前的场景实在是太过夸张,让黑羽快斗忍不住噗地笑出声。

 

他冲着白马探微微挑起了眉梢。

 

“嗯……谢谢你,白马。”

 

 

 

耀眼的光辉冲破弥漫在云层四处的薄雾,直直地倾泻到整片大地上。

 

一只雄鹰伸展开巨大的双翼翱翔在遥远的蔚蓝天际,卷动周身的气流猎猎作响,迅疾掠过的身影似乎并未注意到自己撞下了一只盘旋的白鸽。

 

瞬间急速坠落的鸽子想要在空中慌忙稳住身形,但脆弱的翅膀似乎不堪一击,遭受了剧烈的撞击之后就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扭曲着。

 

它拼尽全力地扑腾着挣扎着,却并没能挽救自己不断下落的趋势,最终撞进松软的泥土里起到了缓冲的作用,就着惯性向前滚了几圈,小小的身影歪倒在草丛中再也无力站起,羽毛上沾满的污垢遮去了它原本拥有的光泽。

 

 

 

和煦的春风轻轻拂过,不太高的草丛随风摇曳着倾斜到一边,让两个人同时发现了地上正紧紧蜷缩在角落里的小家伙。

 

黑羽快斗蹑手蹑脚地俯下身将它小心地放在手心里,生怕自己有什么多余的动作让它再次受到惊吓,感受到它浑身都在忍不住地瑟瑟发着抖。

 

他望着手里脆弱的小生命觉得自己止不住的心疼。

 

黑羽快斗用两只手捧起它,轻轻举到白马探的面前,用牙齿紧咬着下唇,眼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期冀。

 

“它的翅膀受了好严重的伤,就这么放在外面不管一定会死掉的。我可以带它回去养伤吗?”

 

话虽如此,但那圆圆的大眼睛一眨一眨,让白马探一眼就看出来隐藏在背后的狡黠,他觉得对方就差在脸上写满了“答应我吧~”“答应我吧~”。

 

白马探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揉了揉了黑羽快斗的一头乱毛。

 

“当然可以,我并不介意家里再养第二只小白鸽。”

 

“嗯?”黑羽快斗顺着白马探手上的动作疑惑地歪歪头,“哪里还有一只?”

 

白马探将手从他的头顶上拿开,不安分地滑过小巧的耳垂,最终落在黑羽快斗还隐约带了一点婴儿肥的脸上。

 

他觉得自己嘴角溢出的笑意怎么都止不住,“你猜呢,快斗。”

 

被那样不加掩饰的目光热切地注视着,黑羽快斗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纯白色布料,瞬间明白了对方口中的“小白鸽”指的是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脸被抚摸着的地方有些微微的发热。

 

黑羽快斗下意识地用手指搅着下摆的一片衣角,不知道这种情景下自己应该怎么回答,只得拖着长音闷闷的传出一声作为回应。

 

“噢……”

 

白马探对于黑羽快斗的这种反应笑得更加愉悦,索性上身前倾将他直接揉进了自己的怀里。

 

“累了吗?我们回去吧。”

 

 

 

近在咫尺的温柔让黑羽快斗此刻无论如何也不舍得放手,他伸出手臂在白马探的腰间虚虚地环住,将头深深埋进他的胸膛,任由自己被对方的气息尽数包裹。

 

至于这股温柔究竟是触手可及抑或是遥不可及,暂且容他留到日后再想。

 


TBC.

 打↑的时候我的心都是颤抖的q q

开坑一时爽,完全不想填q q


评论(1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