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MK】“唔”什么的果然是作结的好物 / 白黑

12年的快斗君生贺。

 

 

“唉,最近都没有什么值得下手的目标啊,难道大家都这么穷了吗,连快像样的宝石都没有……” 

“你没看今天的报纸吗?世界上最大的蓝宝石下周要在米花博物馆展出哦,是作为怪盗基德目标的不错选择呢。” 

“嗯的确是不错……等等不对,这声音……”猛一抬头,“白马探!” 

“啊!”捂住下巴。 
“痛!”捂住额头。 

“真是的,有6公分的身高差说话就是容易这样碰到呢~” 

淡定地无视了对方投来的鄙视眼神,名为白马探的人以极其优雅完全合乎绅士标准无可挑剔的姿势看了一下手中的怀表, 

“三分零一秒五九。从你在纠结一会儿到底要去吃提拉米苏还是黑森林慕斯的时候我就已经站在你身后了,可是直到你决定了那两样都吃再外加一个巧克力双球冰淇淋的这么久的时间里,你居然都没有发现我的存在。黑羽君,警觉性降低这么多下次行动可是会被我抓住的哦。” 

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串居然还脸不红气不喘,快斗对白马投去的眼神顿时由鄙视升级到极度鄙视。抬起头看了一眼表面纯良实则内心阴暗正笑得一脸人畜无害似乎周围还有桃花朵朵开的某人,黑羽快斗果断决定再次升级——采取直接无视方案。 

“切,假洋鬼子。”撇撇嘴扭过头继续躺下仰望天空。 

此时正值春日,江古田高校的草地上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躺在上面还有阳光照得暖洋洋的,于是快斗很应景的伸了个十分惬意的懒腰。 

如果再“喵”一声就更应景了,白马想。 

“我可是刚从英国回来就来找你了,结果你却反应这么冷淡我可是会很伤心的呢,黑羽君。” 

这次黑羽快斗连“切”一声都懒了。 

轻笑着摇了摇头。坐在少年旁边的草地上,动作轻柔地用手将对方本来就很乱的一头乱毛揉的更乱,望向好像很享受样子的快斗,被叫了“假洋鬼子”的人一脸的宠溺与无奈。 

“呐,假洋鬼子。上次基德可是成功的拿到了宝石,所以那个赌是你输了,欠我一个愿望哦~”说着还真就一脸纯真用无比无辜的明晃晃的大眼神直直射向对方的好看的红棕色眼眸,丝毫不知是某人故意放水的样子理直气壮地伸出食指在白马脸前得意的晃啊晃。

“好啊,那我来实现愿望了。阿拉丁小朋友想要什么?一年份的哈根达斯?” 

“你才小朋友!”一掌拍掉在自己头上不安分地揉来揉去的爪子,“要这种愿望不就太便宜你了。嗯哼,我可是会好好想想,到时候你不可许抵赖啊白马!” 

“是~是~” 

…… 

将头斜靠在白马的肩上,一直让黑羽快斗愤恨无比的6公分的身高差在此时却让他的这个姿势舒适得刚刚好。慵懒地半睁着似乎下一秒就要阖上的眼睛随意地望向四周,顺便在内心默默地做着吐槽假洋鬼子的伟大事业,智商400的脑袋在此刻迅速转动发挥着他的效用。 

一只小鸟轻快地从头顶打着旋飞过—— 
啊它要是在假洋鬼子的一头金毛上用点白色固状物点缀一下该多好~ 

一只小猫愉悦地从身边晃悠悠地经过—— 
嗯它要是在假洋鬼子的脸上挠上两爪子那张脸是不是就不会总是笑得那么欠揍? 

一只金毛犬顶着和白马探相似的一头金毛优雅地踱着步子从身边走过—— 
哈它怎么和假洋鬼子这么像该不会是他上辈子失散的兄弟吧!? 

…… 

就这样当黑羽快斗将地球上的抑或是非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全部幻想了一遍之后,在白马看不见的小角落里悄悄地抽了抽僵硬的嘴角,将那因内心无比欢乐的腹诽而上升到不可名状的诡异弧度不动声色地瞬息间消失无踪。抬起头正对上白马那一如既往盈满了温柔笑意的红棕色眼睛,黑羽快斗轻咳了一声颇有些心虚的微偏过头。 

“喂,假洋鬼子。” 
“嗯?” 
“愿望我想好了。” 
“哦,是什么?” 
“嘛,白马大少爷你就请我一辈子的哈根达斯好了~” 
“我可以理解为这是黑羽君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托付给我了的意思吗?” 
“……啊?才不是呢拜托你不要随意曲解……?!唔混蛋你放手啊不松口啊!……唔……” 

Fin.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