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尽吧杯具←

随遇而安。

【柯南/奴隶AU/白黑】Gentle in the Dark

Chapter 6

 

 

翌日清晨,黑羽快斗循着平日里养成的习惯早早醒来,一睁眼就看到白马探熟睡的脸放大在自己面前,顿时不适应的怔愣了半天。

 

他还从来没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白马探。

 

遥远记忆中的白马小少爷的身形,在这些年的成长里已经完全伸展开。暗茶色的头发因着睡姿有几绺随意的散落在额前,与正闭着的眼皮后面红棕的眸色相得益彰,恰好衬出脸部肤色的白皙,微挺的鼻梁下面,薄薄的唇角似乎正逸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不经意间又联想到昨晚的场景,黑羽快斗抬手轻抚着自己的嘴唇,双颊渐渐泛出略微的红晕。

 

对着白马探那张不得不承认精致英俊的脸,他撇撇嘴在心里默默吐着槽,睡着的时候都笑成这样,这家伙该不是做了什么春梦吧……

 

黑羽快斗让自己的身体小心翼翼地从对方的怀抱中脱离出来,蹑手蹑脚地爬下床,走到落地窗的旁边,出神地望向窗外,外面的世界正迎来崭新的一天。

 

清晨的日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投射下来,透过朦胧的窗纱照进来,为房间里稍稍带来几分暖意。几只鸟儿在枝桠间互相追逐跳跃,轻快地蹦来蹦去,时不时吟唱出一曲自由的音律。

 

一片新出的嫩叶因为太过脆弱,被掠过的鸟儿调皮地啄下,在微风中打着旋四处飘荡,倏忽间便被吹到了他的眼前。

 

黑羽快斗抬起手想要接住,却被冰冷的玻璃生生隔断开来,他眼睁睁的看着那片娇弱的绿叶最终落在远处的泥土里,被埋得再寻不见。

 

收回被刺的冰凉的指尖,黑羽快斗强迫自己停止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重新走回白马探的旁边。他在床脚的地板上悄无声息地跪下,垂下头静静等待着主人醒来。

 

 

白马探揉了揉自己惺忪的睡眼,伸出手却发现身侧的位置空无一人,一转脸,就从自己脚边传来了清亮而乖顺的声音,

 

“早上好,主人。”

 

“快斗……?”

 

原本模糊的神智瞬间清醒,白马探急忙起身拉起地上身形单薄的少年。

 

薄薄的一层衣物在这料峭的初春时节根本起不了保暖的作用,感受到对方的身体正因寒意而微微发抖,白马随手拿过自己的一件外衣就要给他披上,却被拦了下来。

 

“您就要出去用餐了,我若是穿着您的衣服出去不合礼节。”

 

黑羽快斗望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认真,“请允许我先服侍您更衣吧。”

 

 

黑羽快斗站在白马探跟前,为他褪去暗紫色的丝质睡衣,平时里优雅外表之下的,是经骑马、狩猎、击剑等贵族运动下练就的精健身材。不同于自己身上粗糙的麻布面料,白马探衣柜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华贵服饰,以备用于各种不同的场合。

 

先为白马探穿上白色的棉质内衬与双层夹衣,用细带连接在衬裤的上端,蹲下身为他套上长筒棉袜及尖头皮靴,再披上夹克式外衣,翻起圆型衣领,细致地抚平衣服上的褶皱,以宽大的腰带在腰间束起,将胸前的一排宝石纽扣一颗一颗扣好,以丝链固定在腰带边缘,最后在手臂处系以皮革腕带。

 

做好这一切后,黑羽快斗便自行退到了一边,静静等待着白马探下一步的动作。

 

 

走到餐厅里仆人早就呈上了早餐,洁净的餐桌上小麦烤制的白面包被整齐的摆在盘子里,左前方的两个小碟里分别放置着鲜软的黄油和熏制的火腿,右侧有色泽清亮的葡萄酒被盛进精致小巧的酒杯。

 

白马探在黑羽快斗拉开的椅子上坐下,就看到他一丝不苟的遵循着礼节垂下头跪坐在自己脚边。他叹口气,无奈的想着自己以后大概要慢慢适应了,同时暗下决心劝黑羽不要老是绷着神经,至少在他的面前,尝试着将自己放松下来。

 

白马探喜欢黑羽快斗这么多年,却不想有朝一日会以这种方式得到手,真不知道是不是该感到高兴。

 

诚然看着不敢违抗自己命令的快斗乖巧顺从的样子,的确在极大程度上满足了自己的征服欲和占有欲,但这却他并不是他所想要的。

 

如同一个木偶娃娃一般,一时的刺激感过去后只会让他感到揪心似的难受。

 

白马探印象中的黑羽快斗,总是一副神采飞扬的骄傲少年模样,无拘无束追寻自由的向往,让他联想到蔚蓝天空中永远恣意飞翔的鸟儿,相信着自己和他一起,便能够跳脱出这世界令人窒息的无尽教条。

 

那让他受尽折磨被碾碎掉所有心性的过往经历,一定充斥着黑暗遍布荆棘,白马根本不敢在心里设想分毫。

 

白马探真正想要的,一直都是当初那个率性纯真的黑羽快斗。

 

TBC.

坐了六个多小时的车才到学校,收拾宿舍到现在,身心俱疲……

还有就是……我没存稿了让我缓缓QAQ

PS. 服饰和饮食那两小段为了符合史实查了一个多小时的资料,我尽力了(趴)


评论(15)

热度(13)